摘抄大全网 > 文章阅读 > 伤感文章 > 二嫂

二嫂

作者: 房伯泉2017年09月02日来源: 保定日报社伤感文章

二嫂走了。

那一天是公元2012年2月2日,她只有47岁。

早晨8点10分,二嫂流干了最后一滴泪,带着诸多的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尽管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没有想到来得这么突然。

第一次见到二嫂是上世纪80年代。那时我当兵四年后回家探亲,在老家老房子客厅的一角,一位身材匀称、披着秀发、穿着红格花衣的年轻女人在洗漱。二哥说那是我二嫂。二嫂回过头来,先是冲我笑了笑,然后又轻轻地叫了声“四弟”。

二嫂温柔的笑容像雨后出水的芙蓉,让她本来美丽的脸庞显得越发妩媚。两只清澈明亮的眼睛,在宽阔饱满的额头下像水中的太阳,很美,美得让人过目不忘。她声音不大且略带羞涩,盈满了浓浓的爱意和切切的真情。那笑在我的心里生根,那声呼唤在我血液中沸腾,这一颦一笑铸就了我和二嫂一生的姐弟情怀。

二嫂名叫陈琳,出生在四川仪陇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两个妹妹。人长得标致,性格也温顺,是标准的南国美女。二嫂像众多北嫁的天府女一样到北方寻找人生的天堂,成了大她10岁的我二哥的妻子。

二嫂文化不高,没有任何谋生的技术,我们弟兄又多,家境不甚好,所以直到二哥10年后去世,也没能住上自己的房子。但她没有怨言,默默地操持着这个家。二嫂心地善良,即使吃亏也从不会跟人吵架。除了孝敬公婆就是照顾二哥的生活,深得老人的喜欢和乡邻的夸赞。

曾几何时,我都为二嫂鸣不平:凭她的长相和资质,在当地完全可以嫁个年龄相当的白马王子,为何要远离父母、姐妹和故土而嫁到这数千里之外呢?好在二哥人高马大,性格温和,对人体贴,对家庭又有责任感,二嫂每天倒也乐在眉梢。

二嫂不能生育。结婚第二年,他们从二嫂的家乡抱养了一个女儿,三口之家充满了欢声笑语,那几年是二嫂最幸福的日子。可是,二嫂没有享福的命,28岁那年的农历六月初七,强壮的二哥突患心肌梗塞离她而去。从此,二嫂的天塌了,精神支柱断了,心冷了,幸福也从此化作了泡影。家里人看二嫂太苦,劝二嫂再找一个疼她的人。可怜的年轻的二嫂为了能给曾相懦以沫、彼此没有红过一次脸、恩爱生活近10年的丈夫上坟,改嫁到了很近的邻村。

二嫂的第二个丈夫是个木匠,为人老实可身体一直不好,看病又让她背负了一身的债。二嫂改嫁后的生活并不开心,她常常梦到和二哥在一起的快乐日子,受到委屈也总是一个人躲在无人的地方哭泣,她不想让人知道心中的痛。

2011年冬天,二嫂查出了肺癌,且到了不可挽回的程度。二嫂没有做手术,她不想再为女儿、为家庭留下过重的经济负担。

2012年正月十一,新年还没过完,人们欢天喜地还在尽情享受烟花炮竹燃放的味道,我接到了侄女的电话——她母亲已经入土为安了。顿时,我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再也控制不住……

这个世界欠二嫂的太多——新房盖好了,刚刚还清了债务;远嫁29年,却没有回过几次四川老家;女儿的新房还没有住上;也没能等到正在学说话的外孙叫声“姥姥”……苦命的二嫂还没有好好享受生活,就这样走了。二嫂,你是担心二哥一个人在天堂寂寞,陪他去了,对吧?一定是的,我好心的二嫂。

二嫂,一路走好。若有来生,你一定还要做我的二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