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文章阅读 > 亲情文章 > 列表

亲情文章

  • 爸爸的心里话

    爸爸是个农民,没多少文化。 小时候,他对我和哥哥很严厉,我们都很怕他。他从不会说些大道理让我们好好读书,只是说,你们自己想吧,如果不读书,就像我一样在家干一辈子...

  • 九伯父

    我的故乡在灞桥区原十里铺乡董家门村。西安解放时董家门有13个大院,除1个院子外,其他都住的是姓董的人家。九伯父大名叫董鸿勋,家在村西头老2号院。由于他在自家堂兄弟中...

  • 我的父亲

    每当提到父亲,心情总会突然间变得沉重。对于我来说,内里包含着太多的愧疚和感恩之情。一想起那远在老家年迈孤独的背影,总忍不住泪水盈眶 父亲有个哥哥,也就是我的伯伯...

  • “描摹”父亲

    父亲节时,忽地发觉已许久未见到父亲了。脑海中如投影般闪回着父亲的形象,竟然很是模糊;似乎从未刻意端详过他。于是,在遥远的异乡,凭着记忆和想像,开始用文字为我假想...

  • 亲情的背影

    在哪里?看到了吗?万头攒动的人群中,先生急切地频频问我。这天,是女儿柔柔的高中毕业典礼,夹杂在一群兴奋的家长中,我们也同样伸长脖子,寻找着女儿的身影。 典礼开始...

  • 给母亲以事业心

    父亲去世后,我将母亲接到郑州,不让她回老家,因为那里保留着她和父亲生活的太多痕迹,这些痕迹会日复一日地让母亲联想到父亲。还有,母亲相信老家一种说法,老夫妻走了一...

  • 一根香蕉

    那是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年冬季,奶奶带着我上县城逛十月会(农资交流大会)。生于农家的我,很少有机会进城。镇上离县城只有十几里路,但那时交通条件差,班车少,给我的...

  • 爱的方式

    母亲因为骨折过两次,加之年事已高而不能够再下地走路了,从此她的生活形态就发生了很大变化,而作为子女自然也多了许多的责任。 健康人在室内呆久了,也要出门见见阳光,...

  • 陌生人来送母亲

    母亲慈祥的遗像前,烛火闪闪,蜡泪斑斑,香烟袅袅,哀乐声声我和孝女、孝孙们等至亲,分别跪在母亲灵前两边,任凭眼泪像小溪似的流淌,低头叩首答谢前来祭奠母亲的亲朋好友...

  • 放不下的爱

    母亲如果健在,今年应该八十八岁了。在我的记忆里,她是一位裹了足的,枯瘦如柴的小脚老太太。可长辈的族人亲戚和邻里们却说,她是一位贤淑聪颖、端庄大气的美人儿。 是的...

  • 妈妈

    妈妈是这世界上最疼爱你的人,每当想到这两个字,心里就会滚过一股热流。常读献给母亲的文章我抑制不住热泪盈眶,有时又怕读这类作品,总觉得会勾起那悲惨的回忆。至今我没...

  • 母亲杨金凤

    母亲杨金凤祖籍陕西武功,出生在银川。十岁时随我舅舅杨金民(艺名十二红,兰州秦腔花脸耿派传人,建国后供职于兰州市秦腔剧团)入丁振华戏班学艺,师从吕少亭(艺名金叶子...

  • 舔碗

    父亲有个生活习惯,那就是舔碗,不管是吃什么饭,也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边,每每吃完饭,他都要将吃完饭的碗舔得干干净净,仿佛水洗过似的,那种珍惜粮食的美德,与而今倡...

  • 兄弟

    甲午年的一个春日,我从西安回陕南白河,赶着参加哥哥的婚礼。 我哥哥长我一岁,我们自小一起上山下河,一块摸鱼捉鳖,之间虽然整天打架斗狠,但终于还是在同一所学校从小...

  • 蚌病成珠

    母亲节那天,打算给母亲买件礼物,但想起母亲节俭的生活习惯,如果购买太昂贵的奢侈品,反倒会落下不少唠叨,思索良久,决定给她买样有意义的小礼物,以了当年的一个心愿。...

  • 姐姐

    七十三岁的老姐姐患了白内障,让我终日心神不宁,忧心忡忡。尤其听到乡下来人说到白内障给她的生活、行动带来的异常不便和艰难。心里总有一种酸楚的感觉。走路需要人搀扶,...

  • 母亲做饭的日子

    父亲在世的时候,经常对我们说:你妈做的饭实在是好吃,别看是普普通通的家常饭,就是不一样。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无论做什么饭,都是那样的香甜。 上世纪70年代,我们家在...

  • 堂妹

    看到这张照片,就想起儿时的堂妹。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和堂妹姚便在临潼县新丰公社姚罗大队姚罗小学上学。 堂妹和我一般大小,皮肤白皙,眉目清秀,柔弱文静,乖巧懂事,是...

  • 守望未来

    母亲年纪还很轻,不幸却患上了严重的疾病,先是双手疼痛不能拿东西,儿子总替她拿,儿子个子还小,够不着的就站凳子上拿。母亲说:儿子,妈这样子,什么也帮不了你。儿子一...

  • 父亲的扁担

    假期回老家,抽空帮母亲整理杂物间。墙角处的一摞摞杂物被一一清理出来,一根靠在墙角尘埃满身的扁担闯进视野。那是跟随父亲多年的扁担。父亲三年前已去另一个世界,这根扁...

  • 母亲打来的未接电话

    母亲加重语气,说:你千万记住啊!我平时不会给你打电话的,一旦给你打电话肯定是有急事找你。不管在哪里,你都要接听啊! 家乡的母亲几乎从来不打电话给我,她记不住那一...

  • 草帽

    五六月间,正是一年农忙时。 在给父母打电话时,我知道年过花甲的父母,刚刚忙完了十几亩水田秧苗的栽插,现在,又在忙着养一两张蚕。尤其是栽秧与养蚕交叉的那段时间,父...

  • 父亲的小板凳

    搬了新家,家具电器一应俱全。父亲来,我得意地一一展示给他看,占据了整面墙的书柜如何令我心仪,客厅的沙发如何柔软舒适,告诉他怎样用光波炉烤肉,教他用液晶电视上网父...

  • 一担坚忍的梨

    屋外没有一丝风,大路被太阳晒得直晃人眼,走在上面一会,热量便会透过鞋底,直烫脚掌。 母亲挑着一担百斤重的甜梨,她要到几里外的一条河边的两旁村子里去卖,作为她的小...

  • 原来父亲也会老

    从小到大,我一直都不是一个省心的孩子。 读书的时候,成绩一塌糊涂,三番五次扬言不读了,对于这个原则性的问题,父亲并没有因为我的任性而妥协。每次去学校看我,会偷偷...

  • 柔弱的母亲

    公交车一向拥挤热闹,不寂寞,缺陷就是座位稀缺,尤其乘车高峰,请往里走的时候,一座难求。 我赶上了高峰时段,随了人流上车,往里走,走不动,凝固在过道上。旁边,紧挨...

  • 三姐

    有道是:患难见真情。在我诸位结交的姊妹中,通过近期我娘家发生的一起意外事件充分表明,三姐才是我真正的姐。尽管不是亲姐,却胜似骨肉亲姐。 话还得从我弟弟的一场不测...

  • 和父亲睡觉

    父亲来城里看他了。本来,父亲是有单间睡觉的,但那天晚上,家里还来了两个客人,便安排父亲和儿子一起睡了。父亲洗了脚便上床,他轻声问:爸,你就不看一会儿电视,是战争...

  • 从此只说好

    给女儿做了炒饭,唤她过来吃时,她竟说:我还不知道你做得好不好吃呢。我装着很委屈:那不好吃,你可不要说啊。她嘻嘻一笑,回我:好的,如果不好吃,我也会说非常好吃的。...

  • 棉质的爱

    父亲好几年都不种棉花了,这类农作物一般是不赚钱的。今年,母亲只是漫不经心嘟囔了一句:女儿家的棉被该换新的了。父亲便不声不响地种了二分地的棉花,这么点,不卖,只为...

  • 麦芽糖

    小时候生活艰苦,同村的小朋友和我一样,都没零食吃,但每逢春节,母亲定会给我做麦芽糖。 母亲先将小麦浸泡,待发芽三四厘米长,把麦芽切碎,然后将糯米洗净倒进锅里焖熟...

  • 母亲给我做早餐

    傍晚时分,我的突然到来,引起院子里看家黄狗的咆哮,正在准备进窝的公鸡母鸡也停下脚步远远地看着我。 父亲和母亲正在吃晚饭,桌子上一盘豆芽、一碟盐豆子和咸菜,这让在...

  • 父亲与草

    那些生命力顽强的草在父亲的悉心照料下,幸福地生长着,无忧无虑,陪伴着孤寂的父亲,消融了高楼大厦的硬冷,成了一道温暖的风景 草是庄稼的敌人。庄稼是父亲的心头肉。草...

  • 与母亲书

    手术室前 整整一个下午,从日上中天到日落西下,我牢牢盯着手术室洁白的门楣,盯着悄无声息进进出出的白衣天使。 母亲就在里面,被一张仅容下一人的小床推了进去。母亲拉住...

  • 母亲好忍性

    母亲每晚8点半都会准时出现在我家门口的一个超市里。那时超市生蔬专柜开始打折半价处理白天没卖掉的蔬菜。母亲觉得划算,于是每次都将购物袋填得鼓鼓囊囊的,回来后就向我...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张玉德已过了米寿,正行进在到达白寿的途中。她有我们四个孩子,两男两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商品匮乏,很多东西即使有钱也很难买到。记得父亲对我们说过一个笑话:...

  • 装满信封的爱

    不识字的母亲给我寄了很多信,里面虽然没有一个字,但却装满了无限的爱 我家住在山区,小时候家庭条件不好,吃饭穿衣都成问题,无奈,母亲把我送到姑姑家上中学。姑姑家境...

  • 藏起来的爱

    父亲曾是名飞行员,驾驶二十多年飞机。在童年的记忆里,父母很少回家,是奶奶照顾我们姐妹的起居饮食。偶尔父亲回来,会带上那时很稀罕的奶糖和水果,我们姐妹仨就陶醉在那...

  • 父亲(上)

    父亲走了已经很多年了。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每当到了月亮升起或是繁星闪闪的夏夜,场院里总能听见父亲讲故事的声音。 夏天的晚上,生产队的打麦场,是人们纳凉的最好去处。...

  • 父亲(中)

    小时候,我经常看见父亲把两只手搁在他那满是胡茬的脸上,扩成一个喇叭形,边走边喊:喂----,在家的劳力和妇女,都上村东拉机器去喽------拉机器并不是把机器放在车上拉着...

  • 父亲(下)

    大沟北那块三角地里,父亲带领着男女老少热火朝天地正在栽插地瓜秧。大沟里正好有水,小伙子、大姑娘们从沟里担上来一担又一担水。中年妇女、老年妇女们把煮熟的黄豆拌上草...

  • 一袭“床单”

    这是母亲最后一天挑潲水。这战火纷飞年间,潲水都不带点儿油腥气。 母亲在青石板上晃晃地走着,仔细看,沉重的步子微碎,行走的姿势明显带着内八字。 母亲本是说吴侬软语的...

  • 娘在哪里 哪里就是家

    常言说,有娘的地方就是家,此话一点不假。娘在老家老宅住的时候,我们兄弟姐妹四人逢年过节,就像归巢的鸟儿,从四面八方飞回娘的身边。后来我们有了孩子,娘又像织布的梭...

  • 月饼情结

    父母养育着我们姐弟9个,小时候家里穷,父亲无奈,只好偷着去城里做点小生意,山果、鸡蛋、猪肉等,都是父亲常卖的物品。 那时候物资短缺,生意好做,像鸡蛋这样的食品,一...

  • 永远听话的弟弟

    我和弟弟相差四岁,小时候,我一直扮演着姐姐的角色,给他洗澡,为他剪指甲、挠痒痒。 每到夏天,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在院子里乘凉了。晚饭后,我们早早地洗完澡,就将竹...

  • 亲情伴幸福前行

    2014年11月13日午休时间,弟弟的一个电话犹如晴天霹雳,打破了这个家的幸福与宁静,爸爸被车撞了。我当时就慌得站不住,拼命地往弟弟那里跑,爸爸的具体情况还不知道,只是...

  • 背着父爱去游学

    父爱如山,含蓄而深沉,它不如母爱那般直接,但它高大、坚定。 如果不是那件事,恐怕在我心里父亲依旧是个冷漠、不关心孩子的人。 那是我将要参加学校组织的夏令营活动的前...

  • 一张旧照片

    爷爷有本相册,很旧很旧,而他却视其为珍宝。 其实,那本厚厚的相册里只有一张爷爷的照片,照片经过时间的冲刷,已经有些泛黄。 那天,我出于好奇,把那张照片从相册里抽出...

  • 让女儿当一天“妈妈”

    女儿今年12岁,长得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就是有点贪玩,不怎么爱学习。 女儿总是喋喋不休:妈妈,我想快点长大。大人多好啊,不用上辅导班、不用背英语单词、不用写作业,...

  • 恰恰好的温度

    屈指堪惊:却原来,平生只上过两个星期的晚自习。那时真是冷呀,赶着萧瑟冬季,北风凛凛,骑车冲回家,已是手冷脚冷。 回家后马上满腹欢喜,母亲煮好的热汤面,热气腾腾地...

  • 傻弟

    傻弟说要来城里看我,我拒绝了,原因是他傻。 我在城里打拼了十几年,终于拼出了两居室的房子,手头也有了一些积蓄。终于逃离了农村,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让街坊朋友们知...

  • 大姐

    大姐大我20余岁,小时候对她并没有多少的记忆,等我懂事上小学的时候,大姐早已嫁人,也有了她自己的儿子,但我还是保存了她在我童年里许多回忆。 那年头乡下日子很贫寒,...

  • 父亲的脊梁

    我是在父亲背上长大的。小时候,没有交通工具,我好跟脚,自己走又嫌累,每次都是父亲背着。我趴在父亲背上,搂着父亲的脖子;父亲反搭双手托着我的两腿,沉稳地向前迈着步...

  • 忽而的流光

    1 2016年1月14日下午,收到父亲的短信,他在信息中说二伯生病了,叮嘱我周末一定要去看望,去时记得要带给二伯一本他新近刚刚出版的《中华诗词曲对仗大辞典》。 在我看到这...

  • 奶奶的楼屋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永远矗立着一所老房子,那就是奶奶的楼屋。 当然,那座楼屋与今天的楼房是没法相提并论的。家乡小镇原有的老房子几乎都被铲除殆尽了,起而代之的是二层、...

  • 因为有了您

    您用最温暖的身体孕育,我因此有幸拥有了宝贵的生命。 您以为是您拥有了我,却从来没有想过,其实,是我拥有了您。 从我来到人间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是幸福的,因为有了...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是一位很普通的农村妇女,出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家里兄弟姐妹八人,父母早逝,是其叔父把她们拉扯大。母亲十八岁那年嫁到我们李家,那时祖父早已过世,父亲是老大...

  • 老爸的幸福生活

    说起我的老爸,认识他的人都竖起拇指称赞爸爸是教育战线退休的老干部,年轻时在教育界也是名气不小的人才,曾因为出色的工作能力,被德州区委看中,当时我们还小,在奶奶的...

  • 侍候母亲

    元旦佳节之日,天气晴暖,正是迎接母亲回家的好日子。 母亲于2004年春因患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而搬出老屋,跟随我们姊妹5个轮流生活。屈指算来,已有12年之久。母亲性格算是...

  • 爱你之深,莫如父母

    一步一步,你的脚印越来越大,坚稳有力。 一点一点,他的脾气和风细雨,不再暴急。 一天一天,你的肩背宽厚结实,挑起担当。 一年一年,她的唠叨细碎反复,里短家长。 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