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文章阅读 > 亲情文章 > 列表

亲情文章

  • 亲情

    人生这条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体会。有的人认为人生路上坎坷多;有的人认为人生路上幸福多,而我认为人生路上真情多。 我家经济条件不好,父亲因此外出打工了,家里只有我...

  • 父亲的乐趣

    父亲生于民国初期,早年家境贫寒,未曾读过书。但在他的一生中,不仅掌握了维持生计的铁匠、编织、嫁接等手工活儿,而且他还学会了乐器、棋牌等不少充实业余娱乐生活的好把...

  • 逝去的亲情

    那年初秋,依然没有褪去炎夏火热的衣衫,柳梢上那一只只鼓噪的蝉,声嘶力竭地唱着有些刺耳的歌谣。稀稀落落的树荫旁,满头白发的她抱着一根磨得油亮的老拐棍坐在马扎上,半...

  • 记住这一天

    时间倒回到2011年7月11日那天,外公外婆一同出殡的日子。我独自站在冷风里,像泥塑木雕一样,一动也不动,视线模糊了,心脏也变得异常沉重。脑子里一片迷蒙,身体开始失重...

  • 母亲的手

    啪的一声脆响,吓我一跳。 母亲出错了!晚饭后,母亲争着洗碗,可能是碗太滑,母亲的手把持不住,摔在洗碗槽里,烂了。 母亲回过头,不安地望着我们,尴尬地笑笑。她把碗捧...

  • 想念父亲

    我的父亲出生于1920年,曾在华清池畔书院街书院门小学就读。书院门小学在当时有不少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任教,他们在校向学生宣传抗日救国等进步思想。1936年西安事变后,父...

  • 面粉父亲

    是你创造了这个家,然后又创造了我,是你拉着我的手,从昨天走到现在,啊!我亲爱的爸爸抑扬顿挫的歌声将我的思绪带回那贫瘠的山沟,在晶莹的泪光中,父亲的沧桑与和蔼又一...

  • 我的母亲

    母亲年轻时长得很美,高挑的身材,匀称的五官,一双大眼睛清澈明亮,尤其是那一对又粗又长的黑辫子,时而坠在背后,时而摆在胸前,非常好看。 对母亲的美丽,我那时是感觉...

  • 外婆的脚

    多年前,家里有只小木盆,圆形,直径大约三四十厘米,因年代久远,已看不清抹过的桐油的亮泽,只可看到外圈被铁丝紧紧地箍了几道。我想着它最初做成时,在阳光下散发着桐油...

  • 母亲的歌声

    六一儿童节前夕,母亲到城里来瞧她的孙子。儿子也特别爱他的奶奶,全然不把我这做父亲的放在心上。我一人在房间里看书,母亲和儿子在客厅里嬉戏。儿子唱着从幼儿园里学来的...

  • 父亲

    我常常很羡慕那些父亲健在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父母亲才真正愿意为你遮风避雨、无私付出、不图回报。 在我的印象中,从我有记忆起,我的父亲就卧病在床,在现在看...

  • 母亲

    母亲年轻时就抽烟,那时外公家在素有小南京之称的朱家埠做生意,家里卖布匹和香烟,十里八乡就赶这条街。母亲经常抽烟盒上有美女头像的斧头牌香烟。我猜想,以母亲当年青春...

  • 爷爷的故事讲不完

    爷爷病危。那天清晨,爸爸着急地打来电话说爷爷快走了,要我下午请假回来见他最后一面。不到半小时又致电,现在就请假,包车回来,怕是他等不到见我的时候了。 心急火燎地...

  • 母爱深沉

    苏菲拿到哈佛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同时,妈妈却因病住进了肿瘤医院,这一刻对全家人来说都是悲喜交加。妈妈被确诊为胃癌晚期,不能动手术了,只能保守治疗。 苏菲从小对妈妈印...

  • 等爱的核桃

    他在城里做生意。老父亲一个人住在乡下。那次去看望老父亲,他买了一大兜核桃,还买了一个专门夹核桃的夹子。见到老父亲,他说:爹,中老年人每天吃几个核桃,不仅保护心血...

  • 父亲的爱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身边的老师都在争取单位借调,或者异地外流,离开教师队伍,我也跃跃欲试。父亲听说这事儿后,一路辗转找到我的学校。父女一见面,不待相互问候,父亲...

  • 外婆手上的长烟斗

    在我的记忆里,我的外婆手上随时握着一杆长烟斗,一天要抽上好几斗旱烟。 外婆特别爱干净,屋里屋外从来没有半点灰尘。空闲的时候,外婆要么用木制的梳子把她那长长的头发...

  • 母亲的教诲

    我的母亲出生于上世纪30年代,没有上过一天学,不识字,但她知事明理、为人善良、勤劳节俭、教子严格,让我受益匪浅。 记得还未上学时,邻居家放门口的一袋红薯不见了,因...

  • 余生 让我来爱你

    三八节于母亲,很远很远。母亲没有过过妇女节。我们这里,不会把三八这个日子当做节日来过。但母亲却是典型的家庭妇女。用她的那双手,操持着整个家,一晃就是几十年。 母...

  • 我的另一个母亲

    她是我的奶妈。 在我心里,她和我的亲生母亲是一样重要的。少年时代,我对她的依恋,对她的思念,比我的亲妈更为强烈。有时甚至会觉得她才是我的亲妈。 成人后,我还会经常...

  • 母亲的爱

    母亲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她的那些故事,都和她的好心分不开。 母亲最初在牧场的分场当赤脚医生,她很喜爱这份工作,之后便开启了她一生的职业生涯。 那时候,母亲还很年轻...

  • 妈,我爱你

    母爱是什么?我给不出确切的定义,我只知道,在出生之前,她就急切地等待着我了,而在我成长中,她又百般呵护着我,环绕着我。这种爱甚至渗入到我的每一个毛孔,直至耗尽她...

  • 父亲的画面

    人生的旅途上,父亲只陪我度过最初的九年,但在我幼小的记忆中,却留下了深刻的画面,清晰到即使在三十二年后的今天,父亲的音容仍仿佛在眼前。我甚至觉得父亲成为我童年的...

  • 妈妈,你在他乡还好吗

    母亲离开我已整整十三个春秋了,现在的我也已为人母,母亲来不及享受人生的天伦之乐就离我而去。 我常常努力地回忆与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把它们拼凑起来印入记忆相册中;...

  • 父爱不退休

    父亲终于退休了,没有出现我们意料之外的失意或者不适应,倒是有条不紊地安排好退休后的生活,比如去老年大学学国画,邀几个好友一起去踏踏青,甚至在城郊租了一小块地种庄...

  • 多给母亲打电话

    母亲不识字,但那天凌晨,我却给她发了一条让我愧疚不已的短信。 父亲去世后,母亲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我让她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她却执意不肯。没办法,我只好给她买了...

  • 心底最挂念的人

    淡淡的笔触,纪念心底最挂念的人。 直到我十六岁离家之前,我们一家七口全睡在同一张床上,睡在那种用木板架高、铺着草席,冬天加上一层垫被的通铺。这样的一家人应该很亲...

  • 父亲和祖父

    父亲今年48岁,祖父今年84岁。恍惚之中,他俩越来越像,他们一样有挺拔的鼻梁,细长的眼睛带着笑意。浓黑的剑眉,只不过祖父的眉毛更长。粗短的头发,父亲是黑白斑驳,而祖...

  • 母亲花

    母亲年少时,层层叠叠的大山都掖不住她的美丽,逢年过节时的戏台上,母亲莲步轻移,水袖一甩,台下无数的眼睛都被烧得贼亮贼亮。 大山里的小伙们,没谁能牵住母亲的心,媒...

  • 母亲的面子

    我们这一代人的童年,恰好赶上那个温饱不能自给的岁月,对人生没有什么理想和抱负,最大的愿望就是每顿有米饭吃,逢年过节有新衣裳穿。 我们家兄弟姐妹很多,我是个男孩子...

  • 点亮

    天光散尽,大地坐进夜色。 母亲喊了一声,点亮。父亲点亮,土墙瓦屋烛光摇曳。这烛亮传染,远远近近的几处低矮土墙屋和几座木板屋也跟着亮了,丝丝缕缕的亮光透出木格花窗...

  • 外婆

    眼看着就能吃上今年的新麦了,寡居五十多年的外婆终究没能挺过这场突如其来的病痛。 匆匆赶回老家时,灵棚已经搭起,村子里的老老少少也都陆陆续续的赶过来帮忙了。九十一...

  • 婆母

    像许多年轻的媳妇一样,我发觉我和婆母之间很难找到可以深入畅谈的话题,欣慰的是在我们平平淡淡的日子中我从未和婆母红过脸。尽管我已经不是那个刚刚嫁入婆家的新儿媳,但...

  • 幺妹

    幺妹有着都市女孩少有的长长的黑发,如果扎起辫子,那绝对是黑又亮、粗又长。小时候的她不喜言辞且较为腼腆,而且以胖闻名周边。忘不了快乐暑假,炎炎夏日里,我们姊妹围坐...

  • 父亲给我斟满一杯酒

    母亲的腿疼越发厉害,几乎不能走路。有偏瘫后遗症的父亲打来电话说,做一口饭都难,我真的老了。 握着电话,我哭了。那个高大威严在我眼里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父亲居然也会...

  • 母亲的生日

    那个晚上,是5岁的女儿突然说起的。 对着正在收拾碗筷的母亲,女儿说:奶奶,你是什么时候过生日呀?母亲愣了下,我和老婆也愣住了。母亲一脸茫然地表情,似乎是在脑子里搜...

  • 奶奶

    记忆里的奶奶,对我真好。 我说,我饿了。奶奶立马让爷爷去镇上给我买好吃的。我说,我渴了。奶奶立刻从热水瓶里倒出热水,又用两只碗,来回倾倒地给我降温。我说,我想要...

  • 父亲的沉默

    记忆中,父亲不是一个多说话的人,他习惯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所以,小时候的我调皮捣蛋挨上一顿揍那是常有的事情,那哭声更是震天响,周围的村民一听到哭声便会停下手...

  • 难忘最后的同游

    母亲是个热爱生活的人。父亲去世后,沉重的生活压弯了她的背,直到我工作后,她的眉眼间才常含笑意。母亲爱花,在随我迁居金陵后,一楼小院里栽种得姹紫嫣红。再忙,一年中...

  • 致母亲

    亲爱的母亲: 您好! 当我给你写这封信时,外面正下着丝丝细雨。一颗颗晶莹透亮的雨珠从天空中轻轻飘落,发出一阵沙沙的声音,那么轻盈,那么柔美,给夏日的城市披上了一层...

  • 母亲进城

    其实,母亲并不想进城。 母亲进城是出于无奈,用母亲的话说:如果不是为了她的宝贝孙子,她是绝不会进城的。自从儿子出生以后,母亲便游走在了乡村与城市之间。母亲像学生...

  • 为妈妈洗头

    妈妈身体很棒,80多岁的人了,日常生活都能自理,只是被岁月之重压得稍弯了腰,脸也被时间雕刻得皱纹密布。父亲早逝,母亲用瘦小的身躯扛起了整个家,把我们兄弟四人拉扯长...

  • 父亲

    2004年,我应征人伍,成为了一名荣的武警战士。当我胸戴红花乘车远去的时候,透过后车窗,看到父亲正在用袖子拂去眼角的泪水。父亲历尽艰难、挫折都从未流过眼泪,这是我第...

  • 爸爸,你在哪里?

    清明节又来到了,虽然说这是踏青的好时节,可我的心中早已感觉不到了这份欢愉,我来到了爸爸的坟前,爸爸,你在哪里,为什么没有回音? 就像是一场梦,我不相信你走了,可...

  • 幽幽苦菜香

    王老师,王老师我走在喧嚣的校园里,仿佛听到有细若游丝的招呼声,我本能的驻足抬头,是学校的保安远远地站在传达室门口,有力地朝我挥舞着臂膀。由于距离较远,从他的口型...

  • 母亲的节日

    \母亲节是母亲们共同的节日,是一个伟大的节日。毛泽东主席曾说过: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妇女能顶半边天。但母亲们有时却要顶起整个天。 前不久,为庆祝母亲节,语文老...

  • 父爱如山

    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我每次听来,都会泪流满面。父亲是儿登天的天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可是对...

  • 写给天国里的母亲

    2010年农历腊月初一,您在凡间吃完了最后一餐午饭驾鹤去了天国,到今天2013年清明,您远行已经两年两个月零23天了。过去的岁月您过的好吗?过去的813天,您一直生活在儿子...

  • 母亲,愿来生还做您的女儿

    一直想写一篇纪念母亲的文章,也曾经有很多次拿起笔,却又一次次放下,只因无法控制心中的悲痛之情。又是一年的清明节了,值此之际,鼓足勇气,拿起笔来,写出对母亲绵绵的...

  • 母亲的幸福

    对于幸福,或许我们都是贪婪的。 日子湖水般波澜不惊的流逝,父母的疼爱,爱人的关怀,子女绕膝的天伦之乐,这一切尚未触动我们所谓幸福之弦的时候,母亲却在回忆和现实中...

  • 母亲

    五月的鲜花,开着我的牵挂。 承受艰辛,却不感觉艰辛。在茫茫人海中,母亲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但在我心目中,她的伟大,不仅仅在我降临人世间时给予我生命,更重要的是在我...

  • 麦黄时节 我想起了父亲

    麦子黄了,成熟在一个有着父亲节的六月 于是我想起了父亲。我拿起电话,打给老家的父亲,说麦子熟了的时候告诉我,我要回家收麦子。父亲说:能来就来,没时间就不用来了,...

  • 祖父

    我的祖父生于清朝末年,是典型的闯关东一代人。他的前半生正值乱世,颠沛流离,除了填饱肚子活下去,不可能再有什么其它奢望。他童年的全部记忆,就是讨荒要饭。我不止一次...

  • 父亲

    父亲当了一辈子工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临退休前因病去世。 父亲一生辛劳。听老人们说,父亲兄弟几人都是十几岁就外出学徒,早年曾到过天津,青岛,烟台,淄博等地,最...

  • 父子

    不要你管,我丢下这句话,抓起外套摔门而去。任凭身后的父亲说什么我没听进一句,也没停下离开家的脚步。 十月的冷风呼啸着,伴随着阵阵寒意不住的往我领口、袖口里钻,冻...

  • 我的外婆

    我的外婆,是位小脚老太太,她今年八十多岁了,满头银丝,总戴着个帽子,穿的也是布鞋,人虽然瘦了些,但看起来还十分精神,个头儿高高的,腰板儿直直的,眼不花耳不聋,身...

  • 父亲的皮背心

    看到这张父亲生前的照片,我就想起他的皮背心。 上世纪四十年代在青海工作时,父亲购置了一件狐皮背心,软缎面子,灰绸里子,穿上柔软温暖。对于清贫半世的父亲来说,这是...

  • 我的“童心”父母

    常言道:老小老小,说的是人上年纪以后,像小孩子一样。我的父母大人都年将七十,俩人行为处事回归本真的脾气我算是摸到了。 国庆长假,我带着母亲去了趟动物园。上了游览...

  • 父亲和我

    有人说,父爱如佳酿,珍藏得越久,味道越香。 1980年农历四月初七,我怎么也想不到,父亲竟会在我顶替接班仅半年的工夫,就过早地撇下我匆匆去了另一个世界。 那年,我还不...

  • 舌尖上的母爱

    有一种菜食叫家常菜,菜香散溢出一种亲情叫母爱。 从儿时起,母亲给予孩子的关爱似乎一直就是吃。说来也难怪:少年时代的窘困培育了母亲强烈的温饱欲求。在我的印象中,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