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文章阅读 > 亲情文章 > 慈母周年祭

慈母周年祭

作者: 罗青峰2017年03月10日来源: 陕西日报亲情文章

时光飞逝,斗转星移,转眼间又是一年,普通又不普通的日子。母亲离开我们整整一年了,而当初这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所有的事情都还依稀清晰如昨。恍惚间觉得母亲音容宛在,而她慈祥的面孔也时常浮现脑海之中,有时忙里偷闲将以往的影像记录拿来翻看,情到深处竟不觉泪流满面,每到此时心中愧疚之感也越发强烈。

在母亲走了的这些日子里,多少次想提笔写写母亲,以寄托无限的哀思,可总被琐事困扰烦心让我笔不成行,一直耽搁到了今天。即将是母亲一周年的祭日,终于迫使自己理清思路,去追忆母亲平凡而于我来说又伟大的一生。

母亲是一个很善良的农村妇女,一生和蔼。母亲为人正直,不信鬼神,始终坚信只要友善待人勤俭持家就一定会与人和睦丰衣足食。她对子孙也是严慈并重,疼爱但不溺爱,悉心教导为人处世的道理,不求子孙有多么大的作为要多么的光宗耀祖,但求清白做人端正做事。

1981年高考落榜后我参军到部队,1982年夏日母亲和大姐一同来到部队看我,见我变得又黑又瘦,母亲虽然心疼却还是告诉我,既然到了部队就要好好干,要不怕苦不怕累,再怎么难也要为国家贡献出一份力量。我一直牢记母亲这番话,时刻提醒自己要踏实勤恳,终于,我的努力没有成为泡影,1983年8月我以全集团军第三名的成绩被天津运输工程学院破格录取。第一时间告诉母亲这个消息时,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勉励我继续努力,但我知道母亲内心的那份喜悦。

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下,我们兄妹几人都恪守祖训,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踏实勤奋,几个儿孙在母亲的熏陶下也都努力上进,学业有成。如今过年过节在外的游子归来齐聚一堂,长慈幼孝和睦友爱,母亲若依旧在世看到此情此景,也应倍感欣慰吧!

母亲是一个很简朴的农村妇女,一生清贫。自己不舍得吃穿,总想把最好的留给我们,即使是后来家里宽裕了,过惯了节俭日子的她也舍不得买。但是,在我们生活学习的投入上,不管花多少钱只要她出得起她都舍得,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即使身体不适也都硬撑了下来,从不怨声载道。

1994年我在临潼工作时,将母亲接来小住月余,这时我的生活各方面情况都有所好转,日子不再像以往那样紧巴。为了让母亲高兴,我特意多做了一些饭菜,在我准备倒掉没吃完的饭菜时,她严厉地指责了我:“不能因为现在的日子好了就忘了原来过的苦日子,日子越好就越要懂得珍惜,而不是这样肆意的糟蹋浪费。”我听了之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不是因为母亲的指责,而是因为母亲几十年来为这个家节俭惯了的生活。

母亲穷其一生都在为了这个家操劳,为了儿女奔波,而现在我竟无以回报母亲毕生的恩情,未能让她尽享天伦之乐就此阴阳两隔,生死两茫茫。

母亲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妇女,一生勤劳。但上天永远都不公,母亲五十多岁时,父亲便撒手而去,留下一大家老小,让她独自背负。她却强忍悲痛毫无怨言,起早贪黑勤俭的维持生计,用她并不强壮的臂膀撑起了这个家,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渐渐地儿女也都各自成家成人,她却又为了子孙劳心劳力,不曾有过片刻的歇息。

就在母亲80岁高龄的时候,她为了不给子女添麻烦加负担,还坚持一个人待在老家,自己做饭、料理生活,任凭我们怎样劝说都不肯和我们住在一起,还总让我们放心说她过得很好,身子骨还算硬朗,直到去世前两年迫于白内障才不得不从老家搬出来和我们同住。现在只要想起这些心里真是懊悔,只恨自己当初怎么没再说说多劝劝。

母亲是一个很贤惠的农村妇女,一生慈祥。为父母,为子女,为公婆,始终任劳任怨,操持一生。对上尊敬有余,对下关爱有加,教子严慈相济,待人宽厚诚朴,为人正直清白,与妯娌无争,与乡邻无怨。她不仅是一个慈祥的母亲,更是一个孝顺的媳妇。祖母晚年半身不遂瘫痪在床,母亲一直在身边服侍,自始至终十几年如一日,端汤送药,擦洗翻身,照顾饮食起居,无有不周,直至百年。

我总是感到冥冥之中母亲在看着我,在对我诉说着什么。至今我仍然还不相信母亲真的走了,但无情的现实,只能化作对母亲永久的回忆,只能让我怀着悲痛去追忆母爱,只能让我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将无限的祝福送给泉下有知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