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 > 文章阅读 > 励志文章 > 羑河纪实之七十-听老兵话军情

羑河纪实之七十-听老兵话军情

作者: 文生2018年08月08日来源: 散文吧励志文章

  羑河曾是古战场,向外界推介说,羑河是封神榜的发生地。封神榜上许多战术,如千里眼、顺风耳等,其实是当代的望远镜、雷达和电话的前身,或者干脆说是手机的前身。

  就拿石林黑塔村来说,原本就是个土围子,背靠大土塬,三面环水,村子建在丈高的高台上,只有一条陡坡路进出,防狼防盗防匪防洪水。现在仍能在老村的核心地带看到历史遗址。历史上村里有人出去当兵并取得不小的武官职。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在农村生活,我们那一带好多村里的若干人家大门上挂着大匾牌,上有“人民功臣”的大字,指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中立了功的人家。家里有人参军,家门前挂着军属光荣的牌子。过年前,大队想办法给每家军属割上三五斤猪肉和粉条,敲锣打鼓送过去。

  那时电影也多放战斗片,我们这些男孩子喜欢看这些片,常常一个村看了转到另一个村看,台词也能背好多,可是口中好说反面人物说的话,如:“我胡汉三又回来了”、“高,高呀,实在高呀”之类。也想法弄上两个木枪学李向阳舞双枪耍酷,同时仿照李向阳的枪,有一个枪缺准星,后来才明白李向阳的双枪中有一个枪缺准星是为了能迅速从腰带里拨出枪,不是为了耍酷。

  当时的课本上也以英雄人物为主,王二小、刘胡兰、董存端、黄继光、罗盛教、邱少云,文学作品中小英雄雨来、潘冬子,还讲到越南有一个叫小来的孩子炸美国坦克。

  也听过村里的老兵说当年事,知道刘邓大军在公社的一个庙里开了一次非常重要的会。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越打了一战。战争爆发后不久,我们这些学生到石林马村附近的驻地,听部队官员讲中越战斗的故事,很多同学心潮澎湃想当兵。

  八十年代初,高中寒假回家过年。年前的一个日子,村里一个当过兵的成哥到我家,和我聊起中越战争。那会儿我家墙上挂着一幅中国地图,成哥指着中越边境说:战友在那里是在枪炮声中过年的。我们能平安,离不开最可爱的人日日夜夜守卫国门。

  我说:成哥,战场上大炮轰隆响,比过年放炮声来劲多了。

  成哥说:你们别信书报上写的、广播上说的、电影上演的,真正的仗打起来,是十二分残酷的。那些大炮,发射时还真能把人的耳朵震聋的。战场上有很多人,不是被打死的、炸死的,是被炮弹巨大的爆炸声震碎五脏死的。

  我说:哎呀。不打《地雷战》?

  成哥说:战场确实到处密布地雷。进攻前排雷,撤退时布雷。

  我问:《车轮滚滚》?

  成哥说:给养是汽车拉的。但上山还靠人背。

  我问:《上甘岭》?

  成哥说:有点相似。

  我问:打游击战么?

  成哥说:咱们在那里人生地不熟,说实话,他们也打了几十年的游击战,比咱们玩的还来劲。

  我问:这仗是啥打的?

  成哥说:先用大炮轰过去,随后坦克压上去,大部队跟上去,然后再撒回来。

  我问:越南群众……

  成哥说:对咱们态度不好。不好说。不能说。

  我问:为什么要撒回来呢?

  成哥说:这打的政治仗,给他一个教训就行了。

  我问:现在边境上还在打仗?

  成哥说:打,现在是在边境互相争夺山头,每个部队都轮流派兵打。

  我问:在猫耳洞里?

  成哥说:是。

  我问:我们有大部队还这样?

  成哥说:小山头上不宜上大部队,只能分散在又闷又热又湿的洞里坚守。

  我问:在那里可是光着身子?

  成哥说:有时是,没办法,又湿又闷又热的,衣服都烂了。也想穿的严严实实的,那里的蚊虫特别的毒,可办不到呀!

  我说:把猫耳洞盖成炮楼。

  成哥说:这个你不懂。猫耳洞可随时挖,有利于隐蔽和分散。人家有小钢炮,一小钢炮过来炮楼就完了。说起来,他们的武器还是我们无偿支援的。

  我说:忘恩负义的国家。

  成哥说:道义这东西靠不住。

  我说:我就不信打不过他们。

  成哥说:我给你说实话,仗打的很苦,我们并没有完全占优势。

  我说:他们杀害我无辜边民,侵占我国领土,我们反击的不是正义的么?

  成哥说:在我们看来当然是正义的。但国际上的声音要复杂复的多。只能在边境上相持,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守,把他们的精锐部队拖在中越边境,减轻柬埔寨的压力。

  我说:想不到情况这么复杂。

  成哥说:我也是听战友讲的,他要考军校,给我说了很多。我文化不高,只知道这仗必须打。战友说,只能抓住机会打一仗就赶紧撒回来,时间一长就没主动权了。和六十年代的那一仗相似,但也有所不同。

  我问:有啥不同?打下去就是了。

  成哥说:你知道啥?这两仗放在历史上看,只能算是小仗。毛主席指挥了多少战争?把美国都打败了,还怕小印度?邓小平打了多少大仗?还怕小越南?乘胜即收,就是看到了继续打下去有危险。

  成哥又说了好多战场上的事和战友的伤病及退伍后的事。

  我所在的单位是兵工厂,里面的不少退伍军人,他们在工作中精益求精,说我们做的装备多一些、好一些、先进一些,在战争上就能主动权多一些。

  我的一个领导曾在西南某军事基地当过兵,退伍后在厂里干了一辈子,快退休前到我所在偏僻小分厂工作,有一年八一节前和我谈起他当年当兵的事。

  退伍兵说:我们在四川当兵,每年往西藏送装备,送一回得好几个月,大部分时间是雪冰封山,不少战友就牺牲在路上,物资能运到部队的份量很少,大部分都用在了路上和兵站上,比如汽油。那里的一碗面的成本比山下的一袋面的成本还高!你以为在打仗容易啊?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打的就是黄金!

  退伍兵说:当年中印边境之战动用了全国的油料。战胜后为什么把那么多缴获的装备全部归还了人家?一是打的是道义仗,二来也没有办法运回来。打胜后如果不及时撤回来的话,大雪一封山,人也就回不来了,后果不甚设想。速进速出的时间很短,顶多十天半月的样子,打出了争议,打出几十年和平。

  多年以后,我还记着这些话。对印、越之战,是抓住战略机会,速进速出,把战争局限在短时间和边境上。当时越南自称世界武力第三,入侵柬埔赛、控制老挝,解决他们的战略纵深,同时挑衅我国,与苏联形成夹出我国之势,而世界各大国又在看热闹,准备趁机打压打劫,所以我们必须瓷器店里打老鼠似的教训他们。

  打仗涉及到多方面,精神、人心、中心,战略,战役、战术,后勤、技术、财力,国内、周边、国际……

  特别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海湾战争及以后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让人们看到了高科技的威力,同时也让人们看到了速胜之后不及时撒出继续陷在战场上的困境。

  前不久,印度在洞朗挑事,国内不少人喊打,认为几十年前打了一仗平安了几十年,现在打一仗,可再平安几十年,再给几十年安心发展的环境,其热情值得赞扬,但我们要冷静,实际上看一下地图,就能明白地利还是不行,能上兵伐谋就上兵伐谋,谋定之后靠强大的国力巩固。这事也让人们看到战略思维的重要性,藏南虽然是重患,但当下,战略中心在东海和南海。

  每逢佳节倍思亲,人们也分外思念最可爱的人。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18年3月13日 2018年4月1日改 2018年7月22日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