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 > 现代诗歌 > 现代诗 > 登武城弦歌台

登武城弦歌台

作者: 李葆国2018年06月30日现代诗

  麦浪连天緑到门,重楼无忘武城恩。

  漳南王气余诗末,海右弦歌待酒溫。

  田自麦收忧囤小,人从端午忆诗尊。

  桑榆知为啼莺紫,煊餅炉前古貝春。

  诗人简介:

  李葆国,字塬村,1952年生,山东武城人,出身于山东省优秀教育世家。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现任中华诗词学会学术部副主任,著有《石桥轩吟稿》。诗词风格主张豪放婉约、雄浑空灵兼蓄并存,充分体现情真、意新、味厚、格高,并尽力做到避古人、避今人、避自己。

  点评:

  首联以景起,并点题中“登”字。开头便展现了一个从城门到天边,田地里绿油油的麦穗被风吹得高低起伏,就像大海的波浪一般的广角镜头。广角远镜头逐渐拉近,从乡野麦田直拉到武城城门。次句则由实入虚,从门楼联想到子游治理武城的遗泽。“麦浪”二字,为后文的“麦收”与“古贝春”埋下伏笔。

  颔联对比,点“弦歌”。漳南,古县名,治所即今山东武城县西北漳南镇,古属贝州。隋唐之际,窦建德、刘黑闼先后起兵,均以此为据点,故曰“漳南王气”,而二者均未成就大统,故纵有王气,亦不过“余诗末”,供人凭吊吟咏而已。海右,山东在大海之西,故曰海右,杜甫《陪李北海宴历下亭》有“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之句,此处以山东代指武城。据《论语·阳货》记载,孔子路过武城,听见优美的琴声。笑道:“杀鸡焉用牛刀?”谓治理武城这样的小地方,用不着高雅的礼乐。子游回答说:“先生有言,君子学习礼乐就能爱人,百姓学习礼乐就易治理。”孔子以为然。从此,武城也就有了“弦歌古郡”的美称。此联先偏后正,以“漳南王气”陪衬“武城弦歌”,一武一文,思深笔健。着一“待”字,蕴藉有情。“酒”字复留一伏笔。

  颈联出句以“麦收”照应首句的“麦浪”,采用拟人手法,设想麦子收割之后,田地担心乡民囤粮器具太小,暗含丰收之意,句法老到,笔致诙谐;对句“端午”点明时令,正是小麦即将成熟之际。“忧囤小”对“忆诗尊”,想像奇特。惟“诗尊”一词,稍稍费解,似不应指孔子或子游。既为端午所忆诗尊,似应为屈原,然屈原与武城如何发生联系呢?对仗“拉开”,可以开拓诗境,然拉得太开,则不利于读者理解。

  尾联以景结景,以事结事,回环照应,结构上颇具匠心。出句“桑榆”用其本义,为偏义词,观“紫”字,应偏指桑,此处以桑代指桑葚,桑葚在莺啼声中逐渐成熟而变为紫色。“啼莺紫”云云,与戴望舒用“远山啼哭得紫了”来写天边暮色同一机杼。此从时令着眼,结“麦浪连天”,同时照应“端午”。对句“煊饼炉前古贝春”,在煊饼炉前喝着小酒的场面,一定是鲁西地区常见的生活场景。作者生于齐鲁之邦,对此等场景相当熟悉。结句以这样的画面,巧妙地植入了两个“广告”:一为被授予“山东名小吃”称号的武城煊饼(又称旋饼),一为全国纯粮食酒的代表性品牌“古贝春”,两者都是广阔的鲁西平原的特产,且都与粮食如诗中所写小麦相关。“饼”字呼应了“麦浪”“麦收”;“古贝春”则点明了“待酒温”的酒,以及此处古属贝州的历史沿革,而此刻有酒盈樽,前面的“待”字,于此亦可省略了。

  这首诗的类型是游览诗中的游名胜古迹类,故兼有写景与怀古咏史性质,但诗中所咏之史实非集中于一人一事,亦非肤泛议论,或徒发思古之幽情,而是摆落游览怀古诗的套路,紧扣武城的文化与风物发散开来,在深沉的历史感喟与现实风物之间巧妙切换,既古雅又时尚,可谓苦心孤诣,思致深远。附带指出一句,本诗前三句押平水韵上平十三元,结句的“春”字,属上平十一真,从押韵上言,为孤雁出群格。

特邀点评:莫真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