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爱情散文 > 因为爱情总是会有沧

因为爱情总是会有沧

作者: 解俊蕾2017年02月22日来源: 今日平度爱情散文

爱情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永恒的话题,那爱情究竟是什么呢?让我们来听听古人们的咏叹吧。烟花柳巷,柳永一脸忧愁:“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再看远处幽林小径,苏轼老泪纵横:“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真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欧阳修捋着花白的胡须,拂袖而去。是否古人的爱情有点太矫情呢?又或是在那封建保守的年代,他们都爱得太辛苦呢?

说完古代,再让我们来聆听一下当代人的爱情。徐志摩说:“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放的光亮,”郑愁予说:“我达达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相比于古人,现代人是否又有点薄情寡义了呢?所以关于爱情,只能是仁者见人,智者见智了。

我想美好的爱情,定是要趁着青春热烈张扬,敢爱敢恨,即使不再后悔有期,但依然要心存感激。

还记得高三时,正值青春年少的我给自己钦慕已久的男生写了一封信,洋洋洒洒。其实,写到最后,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说了些什么,只记得流了好多眼泪。

当坐在散伙饭的筵席里,我喝了很多,抱着同寝室3年的好姐妹说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话,继而哭得稀里哗啦。当然,也跟那个暗恋了许久却又不敢表白的男生也喝了好多。我告诉自己,下一杯喝完,我一定会勇敢起来,把那封长信给他并告诉他,这些年我有多喜欢他,我记得他的生日,记得他最爱吃的零食,甚至记得他的身份证号码。可惜,我始终没敢开口,就这样,时光之里,山南海北,你我之间,人来人往。尽管有些伤感,但依然心存感激,让我于美好的年华里遇着这样一个人,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也让我懂的了,暗恋并不是一件多么让人绝望的事情,它可以这么美丽,这么尊严,这么骄傲地孤独。

前几天,一个朋友跑来哭诉,说男朋友疏远了她,想他,很苦。同学们都建议她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又不是没有人追。可她却提不起兴致,沉溺其中,自己受苦。

我支持朋友们的观点,疏远是不爱了,特别在恋爱里。不爱的,不太爱的,都是不爱了。若是真爱,一定深爱,会舍不得你,不管你在哪里。当他说:“让我们冷静一段时间好吗?”的时候要冷静地说好,然后挂断电话,不要哀求,他不是来征求你意见的。不要把所有的感情都放在一个人身上,你还有父母,还有朋友。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无论发生怎样的变故,不要打破生活的原有规律,要记得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世界上最关心你的,永远是你的父母,所以不要用别人的错误去惩罚自己,继而让你的父母心痛。

可朋友说,听到一些事,明明不相干的,也会在心中拐好几个弯想到他。或许爱情就是这样了,有些人说不出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这让我突然想起了《安妮·霍尔》里的那句经典台词,“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妈妈带我去看白雪公主。人人都爱上了白雪公主,而我却偏偏爱上了那个巫婆。”所以在爱情里没有合不合适,只有愿不愿意。就像张爱玲,即使胡兰成比她大十多岁,又有妻室,而且还是汉奸的身份。但是他们还是相爱了,爱上一个人,与世俗无关,爱就是爱了,不需要缘由,也不在乎结果。

佛说:“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凋零。顺其自然是一种很睿智的状态。而所有的那些激情,冲动,放不下,舍不得的当下,都会随着时间在岁月里悄悄流逝,慢慢消散。所以何必念念不忘,何必苦苦执着。所有的那些我们以为一辈子的也忘不了的事,也会在我们的念念不忘中被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