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现代散文 > 夏风草木熏

夏风草木熏

作者: 张燕峰2016年12月10日来源: 张家口日报现代散文

夏风草木熏,生机自欣欣。总喜欢在夏日黄昏,一个人到野外静静地蹉跎一个多小时。躲开喧嚣的市声,可以从容地欣赏天边那朵飘逸的流云,或者悠然地蹲下身子,俯视散落在野草中如星星一般皎洁的野花清澈的眸子,但我最喜欢的是草木在落日余晖中那自由舒展的姿态和散发出的淡淡芳香。

谁说草木无言?在与它们温情脉脉的对视中,我感觉到它们的每一片叶子,每一道脉络,每一个气孔,都在向我传递着万语千言,这些语言远比人类的语言更丰富更动人,更让我的灵魂安宁恬静。草木的颜色翠绿,青翠欲滴,那是旺盛蓬勃生命力无声的宣言,那里隐藏着无数个为凡俗的我所看不见的精灵,它们潜在叶片的里面,欢快地舞蹈,咯咯地笑着。当我试图凝神聆听的时候,它们又顽皮地躲了起来,好像在跟我捉迷藏。它们舒展着枝条,在阳光下恣意生长,想长多高就长多高,想往哪个方向长就往哪个方向长。在这里,它们是自己的王,它们只听从自己的意志和愿望。

万类霜天竞自由。在这荒僻的人迹罕至的原野,没有人类干预的痕迹,一切都是那样生机勃勃充满活力。老柳树婆娑成一个妩媚柔情的舞娘;白杨树兀自挺立成一个钢筋铁骨的男儿;针叶状的柏树匍匐在地上,把大地当成自己的舞台,酣畅淋漓地铺展着,汪洋恣肆,把小径都盖住了。我只好轻轻地拨开它们,生怕惊扰弄疼它们。

离它们太近,一种很奇特的芳香直钻我的鼻孔,沁人心脾,瞬间,我的心被一种奇异的力量攫住了。那是草木在经过一个白天炽烈日光的照射后,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或淡或浓的清香。我想,它们的灵魂是有香气的,它们选择了如此静谧的时刻,倾其所有奉献给懂它们的人。我甚感幸运,心生欢喜,心湖中荡起了无数柔情的涟漪。

我走上前去,想伸出双臂去拥抱它们,但片刻的踌躇之后,最终收回了自己的手臂———我想,也许,它们不喜欢我如此世俗如此浓烈的方式,于是我报以微笑,用我同样清澈如水的双眸。喜欢,却不打扰,也许这才是它们最愿意接受的。

我慢慢地穿行在草木繁茂的林阴道上,走走停停,贪婪地嗅着,心旷神怡,感觉自己就要醉在这漫无边际的清香之中。它们的香气在空气中氤氲,温柔地包围着我,一寸,一寸,慢慢浸润了我整个身心,似乎自己也变成了一个芳香无比的人。我的嘴角浮起了浅浅的笑意,我挥手与它们作别,感谢它们赐予我如此妙不可言的生命体验。

当我欲离去的时候,红云漫卷,彩霞满天,太阳正缓缓落于远山之下。我深情款款地回望,想必,它们也正深情缱绻地目送我渐行渐远。甜蜜,美好,涌上心头,无边无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