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滨湖的梦想与现实

滨湖的梦想与现实

作者: 苏北2016年08月29日情感散文

这样的一个大湖,在城的边上,会是怎样的感觉?人一在山中、水边,就变了一个样子。是什么样子呢,是意气风发,还是神清气爽?

再一次来到滨湖新区,在这个细雨霏霏的周末。虽是参观活动,可我在意的,是滨湖在小雨中崭新的面貌,是巢湖岸边的风,以及风中一望无际浩淼的水波。这样的一个大湖,在城的边上,会是怎样的感觉?人一在山中、水边,就变了一个样子。是什么样子呢,是意气风发,还是神清气爽?

我实在是喜欢滨湖的。若是在滨湖有个家,那该是一番怎样的景象?这是我两年前的想法。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因为我真是滨湖新区大家庭中的一员了。

我家住滨湖,这不是梦想,而是现实。自从在滨湖买了房子,便会隔三岔五往滨湖跑。记得新房刚封顶,正在做后期的绿化和铺装时,我便迫不及待地走进去,登上三十层,呵!“巢湖从眼前掠过……”

当初在滨湖买房,其实是买的一种冲动,一种对滨湖的感觉。实践证明,这种冲动的感觉是对的。

说实在的,我对滨湖是充满深情的。滨湖新区的建设,我以个人的名义,已考察过多次。从最初隆隆的推土机入场,到现如今沥青道上洁白的行车线。我用我的眼睛和记忆,记录了它惊人的成长和裂变过程。

但我的想像力还是远远不够啊。2006年深秋,滨湖新区建设刚刚启动的时候,我曾去“考察”过。我预想给它10年时间吧。我在2006年11月25日的笔记中这样写道:

“2016年,我穿越宽敞笔直的徽州大道,来到巢湖之滨。其时夕阳正从西方的天空泼洒下来,将巢湖当做一张巨大的宣纸,尽情地将自己的缤纷色彩描绘。湖中帆影点点,渔歌唱晚。我捋着雪白的头发,面朝巢湖,坐在湖滨大道树荫下的椅子上。我气定神闲,心中开放着像玫瑰一样鲜红的花朵。

这是一个刚刚落了一场小雨的时节,身后的徽州大道车水马龙,一派热闹景象。迎着巢湖的滨湖新城的机关、街道、学校和桥头到处是鲜花盛开,孩子们高歌而行;老人们在草坪间打拳、散步;那些女孩,她们的脸上充满了喜悦,青春的气息漾溢在她们的发梢和指尖;一群白鸽在夕阳中的楼群间盘旋,‘哗铃哗铃’的鸽哨轻缓飘落在人们的耳际,它们的身影染上了五彩绚烂的夕阳……

这不是神话,这是正在建设之中的滨湖新城的画卷。工地上机声隆隆,一派繁忙景象。我也是在夕阳西下时来到巢湖之滨,这个因湖形呈鸟巢状而得名的大湖,也正在夕阳中展示她让人惊艳的身影。”

呵呵!才短短的四年多时间,滨湖新区已是一番崭新的面貌。那里的学校已经开学,大型购物中心也已经开业,而我在滨湖,也有了自己的新家。

不仅仅是滨湖。这几年,合肥的变化,真是令人血脉贲张。实际上,是合肥整个城市在成长。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海归的游子,回到合肥,惊奇于家乡巨大的变化,便用轮椅推着年迈的老父,让他到滨湖新区看了看。没想到老人喜极而伤,竟然想到自己来年有限。是啊,请允许老人有这般的忧伤吧!法国16世纪着名哲学家米歇尔·德·蒙田说过:人若认为“自己老了”,便会产生“认可的自弃”。这样的忧伤是有益的,也是健康的。我们希冀一个高速成长的、现代化的城市,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那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

我想,很快,徽州大道真会是车水马龙,一派热闹的景象。那时的周末,我会住过去,早晨,或者黄昏,到巢湖岸边走一走,坐一坐,涵泳优游,沉潜其中,感受一个和泥土、水相得益彰的现代化的新城;一个Shopping mall和水稻、湿地交融一体的新城;一个与巢湖友好相处的新城。

我要湖的风、湖的湿和湖的腥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