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优秀散文 > 大暑的雨

大暑的雨

作者: 王景瑞2016年02月23日优秀散文

时光如梭,转眼又是农历六月的大暑时节。下午正在书房小坐,突然室外漆黑一片,抬头望去,风起雨落,起初淅淅沥沥,缓缓急急,水珠挂满窗户。后来那雨像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水帘,一股脑儿从天而降。中环路上水雾弥漫,很多车子亮灯缓行,一时路面水流成河。

4时左右,只见天乌地暗,似乎天河决堤,天地为之倾倒。这般暮春风雨的阵势,让人浮想联翩。转眼窗外,大风飞扬,那雨来到半空,任风一吹,厚重者勇往直前,义无反顾,直往地面上砸;轻飘者无法自作主张,飘飘忽忽,随风摇曳,逸出万千姿态。那雨脚,绝非杜甫所说的雨脚如麻;那架势,却是万箭齐发千柱倾斜地陷东南……

隔窗望去,突然发现远处公交车站下面,站着一位怀中像是抱着幼儿的中年女人。这般风高雨急,竟还有人踽踽而行?看着,想着,忽然耳旁似乎隐约响起民歌《回娘家》,“一片乌云来,一阵风儿刮,眼看着山边就要把雨下。躲又没处躲,藏又没处藏,豆大的雨点往我身上打呀!淋湿了大红袄,吹落了一枝花,胭脂和香粉变成红泥巴……”诚然,这场暮春风雨,下得壮怀激烈,汪洋恣肆,遮山蔽树,雾失楼台。

6点之后,雨仍然在淅淅沥沥地吟唱,仿佛在轻轻地安抚已被尘封世纪的疲惫不堪的心,像是一位母亲在拍打着怀中的弱子,那般温柔入梦;又像是一位老者在安慰着受伤的少年。市井撑起的花伞宛如跳动的点点繁花,显得别样浪漫。黄昏的天空被雨洗涤得清新,我的脑海也已变得清澈凉爽。华灯初上,大雨初歇,古城风清气洁,马路人流穿梭来往。丝丝缕缕的雨线,一如简约的标点,荡尽浮华,对这个季节进行着切割。

暮色合围,这时的雨已经细微,轻柔,细微轻柔的像是女孩羞怯的话语,丝丝晶亮的雨滴打在窗外的几枝新绿上,油光光的,绿闪闪的,似乎满带歉意,那些疲惫的枝叶悄然无声地颤颤抖动,温馨之极。天还落着雨,地上又现大大小小的水洼了。一些水洼上浮着一片两片或红或白的落花,让人不禁感到一丝怜惜。入睡,凉爽的南风一夜轻拂。

不知为什么,常常有一种莫名的苍凉感。雨丝从几株含翠吐绿般的樟树之间穿过去,前面远远的一抹黛似的楼群在湿漉漉的春雨里漂浮着。时光流动的平淡而且平静,没有什么新奇。来来去去的日子如同满眼的雨丝,你看得见却是无法一一历数。久了,我就这么趴在书房临窗的桌案,痴痴地望着窗外的那些雨珠,那些雨中的桃红柳绿。深深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感受着这场暮春的雨带给我的清爽。今朝有雨不同昨日,少年变为老者,偶然有雨惊心,敲醒多年沉迷的梦,雨水浇头,疲累洗心,不知不觉,人生已改换了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