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最好九霞光处

最好九霞光处

2018年08月08日短篇散文

(一)

早晨走过寺院前大道时,总会看见她。

她,穿着宽大的海青,微风轻拂时,衣袂飘飘。

她,颔首专注,只有与她擦肩而过向她问好时,她才抬起头来回礼,这时才可以看到额头下的慈眉善眼,还有回礼时的微微一笑。继而,她依然挥动着那长长的扫帚一下一下地扫着。

不知道已经多少年了,只清楚记得每个早晨都看到这样的身影:低头认真清扫,旁若无人,一丝不苟。

好像从来不知疲倦,从来不曾厌倦,就那样的一下又一下,扫去落叶,扫去尘土,尽心尽力而为之。

因常常走在这洁净的道上,因常常看到这样的身影,因此心存愧怍。

终于在一个早晨,我说:师父,让我来扫一下吧!

还是那样的稍稍一抬头,微微一笑:谢谢!不用的,一会就好。接着依然是一下又一下,不紧不慢地扫着。

她的背后是一条洁净的路,她的前面是一棵高大的菩提树。

回头的瞬间,我看到她正用那宽宽的衣袖轻轻地擦拭着脸上的汗,扫帚正斜倚在腰间,霞光正轻轻落在路上,落在她的身上。

那画面,绝对唯美

她,若菩提。

菩提,亦若她。

(二)

依然是清晨,依然走在寺庙前的大道上,依然享受着这一方的清净。

两旁,是美丽的香樟树,一棵挨一棵,已生长好多年了,细密的叶子,米粒般的花,给人以微细、清幽的感觉。

偶尔有人轻轻走过。

那一个人,骑车而来,把车放在香樟树下,赤脚慢步行走,只见他在寺庙前那棵高大的菩提树下站立,抬头,注视,双手在胸前合十,向菩提树致意。然后慢慢离去,晨光把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短短一瞬间,似乎已了却心事,或祈求、或感恩一番。

也许只是经过,也许是专程而来。像是一种朝圣,又像是一种日常的仪式。

也曾经见过一些虔诚者,或立于树旁,或坐于树下,静静仰望。

停一停,望一望,拜一拜。

干净,短暂,神圣。

一瞬间,一地霞光,满心欢喜。

一切,经心就好。

(三)

早晨六点,我准时出发。在派出所前的十字路口,两个苍老的身影正匆匆地过着马路,这画面闯入视线,心中不觉为之一震,于是快走几步,跟在她们背后,偷偷拍下她们的背影——

晨光中,佝偻的背,稀疏霜白的鬓发,蹒跚笨拙的脚步,还有那紧紧牵在一起的黑瘦的手……

突然,莫名地感动,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她们是姐妹?是邻居?是惺惺相惜的陌生人?

其实,她们是什么关系似乎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此的早晨,她们,两个驼背老人紧紧牵着手走过马路,走在晨曦中。

日子,匆匆;岁月,悠悠。

她们如同万道霞光中的老树,又一次发出了新芽。

(四)

骑车观景,沐浴风中,见西边夕阳正好。

正是收割季节,田间、路上有很多忙碌的身影。

看着这繁忙的场面,想想自己正在享受假期,心中暗生出几分的不好意思,有似于《观刈麦》中的“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正想着,从另一小道上拐过来一单车,正好在我前面。

老旧笨重的大单车上,一位头戴斗笠,身材微肥的老妇人正悠然地坐在车架上,一手扯紧蹬车者的衣襟,一手放在大腿上,两条腿自然悬挂着,随着车子的前行而晃动着,车架的另一侧挂着一个装满东西的袋子,骑车的是位老汉,他的脚正一上一下、不紧不慢地蹬着脚踏板,一头白发在夕阳中闪着金光。

他们正在说着什么,轻声细语的,细细碎碎的。

夕阳斜照,一路霞光印上了他们长长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