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信牵慈母情

信牵慈母情

作者: 秩名2018年07月20日来源: 散文吧情感散文

曾几何时,“展信佳”、“见字如面”,似乎看见这些字眼,心头便会倏然觉得温暖。一笔一划带着独特墨香的文字,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亲切、温暖、依靠。

——题记

自从有了手机和网络以后,我就从未提笔写信了。今年春节回河北宽城老家过年,在收拾屋子的时候,看到了我以 前给母亲写的信,红头绳扎着,整整齐齐放在柜子里。这些信都是我在当兵的时候给家里写的,这么多年我早忘了,但母亲一直收藏着。

听弟弟说,那时候我的每一封信,待父亲读后,母亲总是把它收起来,用红头绳捆起来,放进她的“百宝箱”内。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母亲细细的品味,一次又一次的抚摸……看着泛黄的一封封信,泪水湿润了我的脸颊。

我的母亲是地道的农村人。小时候,因为兄弟姐妹多,母亲没有上过学,斗大的字不认识几个。但母亲一直坚持供我兄弟俩读书上大学。我上了学,小学、初中、高中、当兵上军校,后来转业留在了驻地。在异乡已经二十年了,随着手机、网络的普及,信写的越来越少,到现在已经不写了,每周打一次电话给父母。

电话里,母亲每次的都少不了万般叮嘱,唠叨个不完,问身体咋样,工作怎样,又问女儿没事吧,又问老婆没事吧,我们夫妻没有吵架吧,还问岳父岳母好吧,说我要懂得尊重孝顺他们……妈妈啰里啰嗦的问了一遍,最后还要嘱咐我这嘱咐我那。在母亲眼里,我永远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永远是个让她不放心的孩子。

当再次翻开已经泛黄的书信,似乎又回到了十年前,我看见母亲都一遍又一遍的细读,仿佛看懂了字里行间儿子驻守边关建功立业的身影,仿佛读懂了边关月的阴晴圆缺。¬

母亲的信总是平平安安,最后总不忘写上一句:家里一切很好,不要挂念,好好学习,努力工作。千篇一律地叮咛嘱咐,不厌其烦。

记得当兵的第二年,我考了军校。家里因为盖房子,父亲出了事,母亲自己一个人张罗着,挺着……但母亲的信仍是平平安安。当假期我回家时,房子已经盖好了。我问她为什么不告诉我?母亲说:“当时也真的很想给你写信,可你在军校牵挂了家里事,就读不好书。再说了,你也帮不上什么。”¬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今年春节离开那一刻,母亲默默的站在门口目送我走远,当我回望时,母亲眼角已侵满泪花,心里对我载着满满的牵挂和不舍。

抚触手指,原来中指握笔处厚厚的茧子早已无处可寻,一个字,一封信,对于我们来说是举手之劳,但对母亲来说却是问候、是牵挂、是礼物。因为它可以把我们的心紧紧的凝聚在一起,即使远隔千山万水,它可以让感情交流,让亲情永住。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再次拿起手中的笔给远方的父母写信。

亲爱的爸爸妈妈:

您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