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现代散文 > 弹渔鼓的老艺人

弹渔鼓的老艺人

作者: 徐祯霞2018年03月19日来源: 商洛日报现代散文

在柞水的乡村,农闲时节,弹渔鼓的人就收拾好行囊出门了,他们都是一些个懂音律的老者,为混一口生计,也为自娱自乐。

渔鼓艺人所有的行当便是一个渔鼓,一两个蛇皮口袋,渔鼓是他们的看家行头,蛇皮口袋则是用来装收获的粮食的。他们走街窜巷,走村过寨,一个又一个地方,为人们唱着他所挚爱不已的渔鼓小曲。这些渔鼓小曲多贴近人们的生活,通俗易懂,且带有教化意义,所以为广大的柞水人民所喜闻乐见。他们每走到一处,都会受到当地群众的欢迎,唱罢一首还要再唱上一首,一直唱到渔鼓艺人的声音有点沙哑,大伙方才罢休。

渔鼓是一种竹制的乐器,系秦岭终南山上的大斑竹所作,长为二尺六寸,有小口碗粗,筒状,有一首柞水民歌《渔鼓源》,就十分传神地道出了渔鼓制作工艺的整个流程。此歌唱道:“渔鼓本是一根竹哎,哎呀儿咿儿哟,长在那柞水山里哎头,张老拿斧来砍倒,哎呀,李老那个拿锯锯哎,锯两头哎,哎呀,呀儿咿儿哟,哎。兜子作了阴阳板呀,哎呀儿咿儿哟,梢子那做棒把叉敲,中间留了二尺六,哎呀,做成那个渔鼓游,游九洲哎,哎呀,哎呀儿咿儿哟,哎呀!”这首歌曲形象生动地道出了渔鼓的整个制作过程和渔鼓这种乐器的使用方法以及演唱形式,听着这首优美的歌曲,令人仿佛看到了一幅幅流动的画面,对渔鼓这种古老的曲艺形式已能了然于胸。

这些渔鼓艺人年龄多比较大,且记性特好,他们的肚子里有很多的故事,他们走到哪儿,曲目随人们点,人们想听什么就点什么,点到的曲目,他们皆能说唱自如,唱过之后,主人家给他们盛上一碗玉米或者是一洋瓷缸子小麦,东西随主人家给,多少随主人家盛,他们从不挑剔的,他们只是很快乐地打开随身带着的蛇皮袋子,将主人家所给的粮食分类装下,装上之后,向主人家再讨上一杯热水,大口地喝了,去赶下一家。

我的童年是在农村长大的,所以接触渔鼓艺人的机会比较多。我的母亲就是一个渔鼓爱好者,逢到村里有渔鼓艺人来的时候,母亲就会放下手中的活计,赶去将那老人请到我们的家门前,给泡上一杯浓茶,坐在我家的庭院里唱将起来,我家左邻右舍的那些乡亲听到渔鼓响起,纷纷来到我家,母亲忙不迭地给大家递坐,取来大的、小的、高的、矮的凳子,大家相拥挤着坐下,实在没地坐的,就蹲着或站在院子边上,渔鼓艺人见着有这么多的人来听,自是高兴不已,唱得亦发的卖劲。

渔鼓艺人会唱很多的渔鼓小曲,母亲最爱点的一首是《拉篱笆》,这个曲子里讲的是一对夫妻做了忤逆之事,后被他们的儿子教化后改过的故事。渔鼓艺人怀抱着渔鼓,左手托之,右手在渔鼓上不停的叩击,在渔鼓铿锵的乐音中,渔鼓艺人娓娓道来。

在很久以前,有一对夫妻极为不孝,媳妇嫌瞎眼的婆婆白吃白喝,就伙同丈夫编了一个竹子做的篱笆,在一个黑夜里,用竹篱笆将老人拉上了山坡,意欲老人被豺狼虎豹吃掉,丢下老人后,自己悄悄地将竹篱笆拉回来,正要将篱笆毁掉的时候,他们九岁的儿子从屋里走了出来,义正严词地对他们说,这个篱笆他要留着,不能拆。夫妻俩大为不解,问儿子,留着它有什么用?儿子说,等到将来他二人老了,他也要用这篱笆将他们送上山坡,此夫妻二人听了此言,幡然悔悟,忙向儿子认错,并连夜去山上将孩子的奶奶接了回来,此后对老人尽心尽孝,再也不敢行忤逆之事。

我们每次听了这个故事,都会痛骂那丧尽天良的夫妇,也会为那懂事孝顺的孙子赞叹不已,是孩子用他那一颗纯真无暇的心挽救了奶奶的生命,让他的父母良心发现,最终改邪归正,在当时,我不知道母亲老爱听这首曲子有什么意义,但是这首曲子却让人百听不厌,可见大多数人的内心还是崇尚善良美好的东西,及至后来,我长大了,我才知道,我的母亲不只是一个慈爱的母亲,我的母亲也是一个深得人心的母亲,而这皆缘于母亲的善良。

母亲点完这个曲子,还会点上《朱氏割肝》《王端刻木》之类的,《朱氏割肝》说的是一个媳妇为了救患病的婆婆,将自己的肝割下为婆婆治病的故事,《王端刻木》是一个儿子不孝顺,待到后来母亲早逝,悔恨万分,将门前的核桃树砍下,刻成母亲的模样,每天伺奉在案前,这些都是教为人子女要多行孝心,多尽孝道的故事。人们在听到这些故事的时候,既得了乐子,又能自省,参照自己,有则改之,无则加冕,总能从中或多或少地得些益处,这也可能就是外界一直盛传柞水的人厚道,柞水民风淳朴的原因吧。

渔鼓老艺人在唱罢一曲之后,端起母亲泡好的浓茶,喝上一口,嘴里连连说是“好茶”,当然这是对母亲厚道的赞赏,母亲也自是高兴,待他喝完,又赶快给添上,总不让那茶缸子见底,所以渔鼓艺人也就唱得格外卖劲。母亲知那渔鼓艺人虽能说会唱,但出门人,终归不易,母亲会为他做上一碗饭,让他吃了再走,渔鼓老艺人清瘦的脸上总会露出无比感激的笑容,这个时候,他才放下一直不离手的渔鼓,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让浑身放松一下,抖一抖已经并不干净的衣衫,和乡亲们随便聊着一些他在各个地方经见的新鲜事,在通讯不发达的时代,对于外界的各类事情,也只有口口相传,而渔鼓老艺人则是这些消息的最佳传播者,他们不停地从一个地方到又一个地方,哪儿发生了什么事情,哪儿又有什么重大新闻,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和耳朵,这个时候,乡亲们个个伸长了脑袋,专注地听着,没听明白的时候,还时不时地插上两句。一直到母亲将做好的面条拿出来,他们才意犹未尽的散去,渔鼓老艺人好像是真的饿了,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一边吃着一边和我们说着一些感激的话。

待母亲再去给他装粮食的时候,他总是很推辞,说已经吃过饭了,就不用再给粮食了之类的客气话,但是母亲总是会毫不犹豫地打开他的口袋,给他再装上一大瓷缸子粮食,渔鼓老艺人的感激便溢于言表,非要给我们再唱上一曲,母亲见他执意要这样,也就愉快地答应了。

在那个文化不能广泛普及的年月里,渔鼓老艺人用他那种独特的演唱方式带给人们精神上以愉悦和欢欣,让人们在渔鼓声声中感受着真与善的美好,从内心摒弃了假丑恶的种种行为,教人们从善,行善,做个好人,做个善良的人。

如今,渔鼓这种古老传统的艺术形式成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且从民间走向了镁光灯闪烁的舞台,以活态的艺术形式再度呈现,并且日趋精湛与完美,再回想起那些渔鼓老艺人,我的心里竟然是怀念的,那些贫瘠的岁月因为这些渔鼓老艺人而让众多的生命有了光度和亮度,更让生命有了一种厚重与质感,那一声声的渔鼓道出的是人间的真情,那一声声渔鼓传递的可是人间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