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现代散文 > 团结路的人间烟火

团结路的人间烟火

作者: 闫小燕2018年03月19日来源: 商洛日报现代散文

团结路,一条狭长的街道,它处于商州老车站的门前,也就是现在的百货商城,几十年前这里可是与外界沟通交流的起点和枢纽,团结路上走过的大概是些脚步匆匆的外地客人、本地官员、赶考的学子,而今百货商城里全是价格便宜种类繁多的小生活用品,主要由南方人经营,团结路也一改昨日风采,不再是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的远行必经之路。作为商州人,冥冥之中谋生于团结路旁侧,寒来暑往十几年,我也算有幸,得以了解自己所生活的土地。

说到这里,我不免有些脸红,每每听到朋友说他家或别家雇了保姆,做好一日三餐,洗好锅碗瓢盆,我都羡慕得形于言表,这种神情和神往一直要蛊惑我到深夜,什么时候我也能不亲自做饭不洗菜摘菜就好了,这太花费时间了,难道有限的生命要一大把浪费在人的最基本需求吃饭上吗?当辛辛苦苦做出来一顿好饭,却连品尝它的时间和精力也没有了,是何其失落!就在昨天,我把同样的感慨说给最好的姐妹,她开玩笑地问,吃饭恐惧吗,我说不;做饭呢,我头皮发麻,五味杂陈,反问她,你呢,她说,我什么也不想,先做出来再说,她三下五除二不到一小时,做出了凉菜热菜七大盘,米饭也熟了。以往的许多次,我和团结路只是擦肩而过,越是拥堵我就越是疾风而过,从没有慢慢地走入其中,没有蹲下身来,细细地感受什么。

这是个“五一”的早晨,阳光已大大方方地露出和煦的脸庞,路边新栽植的花草树木也挺直了身子,吐出新蕊。站定在团结路的路口,就感到站得不是地方,这里有出出入入的人和车,各种各样的人,形形色色的车,小汽车进去的一定出不去,这一定是个不明就里的误撞者;还有推着的自行车,后座两边两只大竹笼,里面装满了绿油油的青菜、油麦菜、生菜、还有蒜薹、西红柿等等,被太阳晒得脸色发红的乡下女人要自行车贴靠着她的身体才能慢慢前行,还要时不时地随口问一句,要菜不,看着她脸上微微的汗珠,想必走了不少的路;另外一种是木制的架子车,一般是年龄稍长的老头把绳子向肩上一挎,身体前倾脚后蹬,把自己的力传输给车子,带动车子前行,早上的天气微冷,可是这个老头的后背已经湿了好大一团,像是用水浇上去似的,他也浑然不觉。家里一棵菜都没有了,可是走进团结路里,如满头雾水没有了选择,不管什么菜先买些吧,要做饭的时候总方便些,于是就在里面蜿蜒匍匐,曲曲绕绕。映入我的眼帘,我又被人潮推着前进,下意识回头看见了一位70多岁的老妇人卧在路牙子上,眼窝衬着骨头而突出,花白的头发凌乱,捻襟子淡蓝色的褂子却是整洁干净的。她的怀里侧躺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孩子,孩子手里拿着一小块烧饼,嘴里蠕动着,时不时地逗一下老妇人,看着亲密的样子,我想这个孩子应该是她的孙子或外孙。老妇人并没有看看孩子,她似乎在看来往的行人,有谁会停留下来到她的摊位前,她的摊位是用一张白白的蛇皮袋子铺在地面,然后在上面放的有少许的红根韭菜,小把的细细的葱,还有几把菠菜。我停留住脚步,回头,却迎到了老妇人的目光,她的目光是沉默和忧伤的,像是一条河流过了太多的泪,如今干涸的河床承受着一生的风吹雨打,春风是否会柔情,细雨是否会解愁,她不再奢望。小孩子的脸被太阳晒得红彤彤的,不时的拿起小手揉揉眼睛,她把孩子往怀里抱得更紧了。我从人海中一个一个挤过,就像是翻越一座山绕过一座岭,那么长的时间了,还是没有人问津她的菜。这时候,她旁边的卖水果的中年男人说道,老人你那么一点菜,还不如在家吃了呢。老人说,家里天天种着呢,能吃完,吃不完。那中年男人又问道,那孩子他爸妈呢?老人犹豫了一会儿叹息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哩!中年男人帮着老人收了摊,说下次,你有东西就拿到我这儿来卖,你拿到别的地方,人家嫌影响他的生意,撵你哩!

在太阳快要照到头顶上的时候,我看见了藏于自己体内的幽暗阴影,像土壤里的蚯蚓,穿行其中,怯懦卑微,天空何其大,而我何其小,小如虫豸。在老妇人起身的蹒跚步履里,我看见了一只筋骨突起的大手紧紧地牵着一只幼嫩的小手;我也看见少许的红根韭菜、几小把细细的葱,还有几把菠菜就在黄色的香蕉旁边,那是一个个的菜盘和果盘盛放着生活的苦辣酸甜,盛放着人生的春夏秋冬,袅袅炊烟升起,让我确信这就是人间。团结路几十年前,也许是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的不舍告别,而今每一个走进来的人,闻到瓜果蔬菜的清香,玉米高粱的糯香,你自然而然的会想到,红色的灶堂里的烟火,要么呛地母亲一阵咳嗽一阵疼痛,要么是爸爸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在外辛苦打拼,为家人甘心付出的喜悦,尔后全家坐在一桌旁开开心心吃吃饭,说说话。每个人都脱离不了微如草芥的原始宿命,在人间活泼泼的烟火里,原始星座上的每颗星星都本真的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