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秋之韵

秋之韵

作者: 程毅飞2018年03月19日来源: 商洛日报优美散文

秋,在一年四季中,是最多彩,最丰满,也最富有韵味的季节。此时,庄稼成熟,瓜果飘香,天气逐渐由躁动走向深沉内敛,春夏的劳碌和汗水,在这个时节得到充分展示和释放,一切都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之中。

我爱秋,爱秋之味:香,野,甜。进入九月,苞米结了棒子,牛角般竖着,又黄又嫩。馋嘴了,走进地去,扳一棒拿回家,或烧或煮,咬一口,清香入肺,回肠荡气,三日不退。待到棒子完全成熟,剥了磨了,黄澄澄的苞谷糁子,细亮亮的苞谷面,不但色诱人,味更诱胃。糁子与黄豆、洋芋、红薯一起熬成稀饭,满口油满口香,味飘出来,溢满庭院。如果再伴有酸菜下饭,那个香啊,吃了一碗,还想再盛一碗,直到肚皮撑得实在忍不住了,才肯搁碗。用新磨的苞谷面绰搅团,更是一道美食。在缺吃少穿的年月,搅团是救命饭,现如今却成了人们舌尖上的稀罕饭。绰好的搅团,若能佐以脆生生的浆水菜,泼上红艳艳的油辣子,浇上油亮亮的豆腐臊子,不要说吃了,光是看上一眼,口水就会不由自主流下来。

野味是秋季里人们才能享用的独特美食。入秋后,各种食物相继成熟,生活在野外的猪獾、野兔等可以放开胆子大饱口福,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贴肥膘”。此时,正是深山猎兽,沟畔打兔的最佳时节,也是那些狩猎爱好者大显身手的时候。在老家,最常见的是秋季打兔。秋天的兔子大都滚圆肥美,前胸宽大,后臀敦实,毛色发亮,好像专等着人们去俘获。打兔可是有诀窍的,入夜,最好是飘着零星小雨,兔子出来嬉戏,趁着它们嬉闹正欢,毫无戒备,瞅准时机,猛扑过去,一下子就扑捉住了。打回的野兔,剥去皮后,或煮着吃,或炒了吃,都是天然的滋补佳品。倘若能和鸡肉一锅同炖,更是肉鲜味美。

秋季也是甘甜的季节,各种食物都以“甜”向人们表达敬意。红薯的面甜,葡萄的酸甜,柿子的涩甜,都能使人们从中体味到生活的真谛。当然啰,苹果的清脆,梨子的甘冽,红枣的蜜甜,也都会使人心旷神怡,难以忘怀的。再说了,这个季节里,什么不是甜的呢?随手折根玉米秆咂咂,竟也是甜的。如果细嗅,空气中似乎也飘着丝丝甜味。

我爱秋,爱秋之声:幽,脆,壮。入夜,月亮越过山茆,爬上树梢,挂在天上。借着月光,蟋蟀“蛐蛐,蛐蛐”的叫声此起彼伏,唱起了秋夜的月光曲。曲调时而单音轻吟,时而合声大作,婉转清丽,余韵绵长。河中的鱼儿也在岸边鸭儿鹅儿“咕咕”“嘎嘎”的叫声逗引了,于水中游来荡去,忽而,一个燕子翻身,腾空落下,水面便听到“啪”的一声响动,水花便雾一般溅起,煞是晃眼迷人。及至深夜,万籁俱寂,村庄沉浸在沉沉的黑中。偶尔,从村庄东头或者西头隐隐传来狗的叫声,先是零星的一两声,之后便是一狗呼,白犬应,东呼西应,狗的叫声划破长空。最后终究敌不过夜色的围攻,便又渐渐隐没在夜的静谧之中。狗的叫声刚停下来,瓦屋的角落里,忠于职守的老猫又出动了,它身手敏捷,猛地一跃一扑,便能听到老鼠丧命前“吱吱”的叫声,急促而惨烈。窗外已是浓黑一片,只有夜行人叼在嘴里的烟头明明灭灭,似萤火虫在夜空中闪烁,扑踏扑踏的脚步声,更显出了秋夜的静幽。

秋声也是脆的。收秋永远是农人们欢欣雀跃的主题。秋天里,“噼啪,噼啪”扳苞谷的音节,成就了秋天最可心的主旋律,那声音清脆又动听。扳下的苞米棒子背回家后,于一盏灯下,全家老小围成一圈,一边剥着苞谷穗,一边嬉笑着、畅谈着。猛不经,一个脆生生的喷嚏响起,笑声便荡满了整个厅堂。有不甘寂寞的女人,免不了要叫几嗓子,表达丰收的喜悦,纤尘不染的嗓门儿,似醇香的美酒,甜脆,清亮,满满都是幸福的传递。听着这声这调,男人们想不迷醉在这丰腴的金秋里都难啊!同样欢喜的还有那些鸟儿们,它们或落在树上,或停在屋檐下挂着的玉米棒上,“叽儿,叽儿”低声交谈着,嬉闹着,似在和人们分享这丰收的喜悦。

黎明,猪儿鸡儿猫儿狗儿的叫声和主妇们的吆喝声汇成一片,在这和谐壮美的乐声中,黄牛“哞儿,哞儿”吊罢嗓子,在男人们的牵引下,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出村庄,走向田野,去翻土,去耕耘,汇入到劳动的洪流中去。秋风里,劳动的号子唤醒朝霞,唱落繁星,直到收罢种罢。这个时候,一场秋雨落下,雨珠顺着青瓦的瓦槽流淌出来,鼓槌般“叮咚,叮咚”敲打着地面,也敲打着农人美滋滋的心。细想想,还有哪种声音能有这般宏亮,这般雄壮呢。

我爱秋,爱秋之景:艳,满,邃。在秋浩渺藏青的背景下,又大又圆的朝阳,就像成熟的苹果,漂浮在空明的苍穹下,无牵无挂,无依无托,彰显出别致的艳丽之美。透明晶亮的葡萄,硕大殷红的辣椒,紫蓝可人的茄子,宽扁厚实的扁豆,无不色彩纷呈,溢光流彩。单是那蓝天、白云、青松、翠竹,就令人魂魄颠倒。最是新翻耕的沃土,乌黑亮泽,浸透着安详和铜色的喜悦,把这艳丽之秋推向了极致。

田野里,庭院中,最憋不住气的是豆荚。你看它那圆滚滚的肚皮,稍不留意,似乎就要撑破了;萝卜也不甘示弱,一半埋在土里,一半奋力挺出地皮,伸出绿茵茵的叶子,向人们招手请安;向日葵更是低下它那沉甸甸的头,表达对乡亲们的敬意。这个时候,农人们背着大筐小筐,驾着大车小车,只管把收成装满,把快乐挥洒。实在憋不住了,几嗓子民歌小调一哼一吼,村庄就被这号子逗乐了,陶醉了,满满都是活泛灵动的气息。

更迷人的是乡村傍晚的秋景。一顶瓦屋,一方场院,一抹斜阳,一幅晚归图,构成了乡村和美安然的山水画,乡村便氤氲在这青烟袅衾中,如丝如缕,恍然若梦,不知天上人间。举目仰望苍穹,低眉相望大地,尽在浩渺无穷中,自然,深邃。

这就是秋,自然之秋,我心目中的秋。秋之味,秋之声,秋之景,总让人读不尽,爱不够,正是“秋水共长天一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