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优秀散文 > 冬天,柑成熟了

冬天,柑成熟了

作者: 孙秀华2018年02月26日来源: 潮州日报优秀散文

冬天的早晨,我上班经过龙鹳路鹳四菜市场,听见一个声音很响亮的男人在叫卖,“潮州柑十元3斤,便宜又新鲜!”我转过头看一眼,原来三轮车上摆满红澄澄的柑,还带叶子,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回到从前。

潮州柑是潮州的特产,又叫蕉柑,另外一个名字叫“大桔”,意思就是大吉大利,给人带来好运气。到了冬天,它慢慢地变熟了。在潮汕地区,每家每户要买几斤过年过节,用来拜神祭祖,或者买去送亲戚朋友。

每年的正月初一,早上拜过“老爷”和祖先,吃过早餐后,带上二个柑叫一对大桔,一家人开始走亲戚拜年。这边还有一种叫“青橄榄”的水果,过年每家每户都买,有时碰到天气不好,产量少价格攀升。一到亲戚家,说第一句话是“新年好!”对方就有长辈或者小孩子,端一个礼品盒或者红盘子接待客人,里面装满糖果,青橄榄,蜜制凉果,开心果等。每个人都会拿一粒青橄榄先吃,它给人们带来好运好兆头。小孩子最喜欢巧克力和开心果。坐一下聊一下,喝几杯潮州工夫茶,道别时互相换一对大桔,代表新年赚钱多,这就是潮州传统拜年方式。

接近年底时,很多大车小车,车头会放一对潮州柑,代表给人带来好运。无论你在什么地方,见到大桔摆在车头,他们往往就是潮汕人。

在二十多年前的冬天,一踏进柑园,一眼望去,柑树挂满又大又红的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让人越看越陶醉,舍不得摘下来吃。

在新加坡的老伯母一行回来探亲,他们回到家乡,回到老祠堂内的祖屋,坐不住,往田里跑。他们带相机过来,一路上不停地拍相,见到红澄澄的柑,更加兴奋起来,让我们轮流站在柑树下,不停地拍。也许,他们第一次回家乡,很好奇很惊讶吧!

他们回去以后,把相片洗好从那边寄过来,多么美的画面,把柑成熟的季节拍下来了。太可惜,我以前不懂得把相片拿去照相馆过胶,现在剩下模糊看不清褪色的旧相片,想起来有点心疼。

冬天是柑成熟收获的季节,每家每户都往柑园出动,大人挑几十个箩筐,带长凳子,剪刀,小孩子提竹篮,一起到柑园摘柑。记得那年我才十一二岁,柑树比我高,但我不搬凳子站上面,手拿剪刀爬到树上剪果实。当时我年纪还小,喜欢在果树上玩,剪下来的果柄太长,我父亲看了说不合格,放在筐里会刺坏其他柑果,他帮我把果柄平放在筐里,叫我不要剪在一边玩。现在想起来,剪果也是一门艺术,剪不好全筐烂了卖不出去。我在柑树下看果,挑选那个最熟最大的,趁父母不注意用手摘下来,静悄悄地躲起来偷吃,真的太甜果汁又多,让人吃不腻,吃一个太少,多想吃几个。

我家在上西林村,村里的水土跟别村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我村里的柑一掰开是九片半(听说别的村只有九片),人们叫西林柑。当时销售到全国各地,还远销东南亚一带,为村里的果农增加不少收入。

柑树是春暖花开,结果很慢,到了夏天,结的果太多又很小,经常会掉满地。我记得小时候的暑假,经常穿梭在柑树下,拿一个小塑料袋子捡掉下地的小柑子,一斤可以买几分钱,一捡十几斤,当时真的太高兴,捡到小柑子可以换零花钱。想到捡果子,好像又回到了从前,赶时间去抢捡果子,怕被别人先到捡多。在柑树下和别人赛捡小柑子,看谁捡得又多又快,这是我童年的趣事。

现在村里的柑园不见了,见不到闪闪发光,红澄澄的柑。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村里的土地重新分配,每个人只分到一分地,后来全部柑树都砍掉。现在重新嫁接潮州柑苗,卖到别的地方去种,继续开花结果。还有龙眼苗,番石榴苗,杨桃苗,玉兰花……

时光留不住,转眼间走过二十多个春秋。冬天,又是柑成熟的季节,让我想起红澄澄的果实挂满枝头,闪闪发光,是多么美的一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