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优秀散文 > 柴香

柴香

作者: 路志宽2018年02月11日来源: 潮州日报优秀散文

一直觉得在乡下随处可见的柴禾,是有着属于自己独特的香味的。

一捆柴,就是一顿农家饭菜的香味,就是真实的人间烟火味儿。

想想那些年月里,没有电磁炉,也没有液化气,做饭就只能用砖头和泥巴砌成的锅灶,锅灶上放着一口大锅,炉膛里就要烧柴了,此时,就会看见那一缕真实的炊烟,淡淡的,轻轻的,随风而舞,袅袅升腾。

用作做饭烧火的柴,一般都是那些枯死的树枝,也有用庄稼的秸秆的,但是它们不受烧,一般不常用,不像这些树枝,一截木头,在炉膛里就能烧上几个小时,一般几截木头,就能轻轻松松地做上一顿饭了。

蒸馒头,炒菜,熬稀粥,烧柴的锅灶都能完成。如今想起来,更要感恩母亲,感恩她的勤劳,感恩她的心灵手巧,感恩她用一日三餐养活了我们兄妹几个。

在许多文人的笔下,这些炊烟,总是带着几分诗情几分画意,出现在一些作品中,其实于我而言,炊烟带给我的更多的是真实的人间烟火味儿。

那些年月里,每次从外面归来,还未进村,就能远远地看见村庄上空升腾着一缕缕的炊烟,我知道其中的一缕炊烟之下,母亲一定正在拉着风箱,烧着灶火,在做一家人的饭菜了。

母亲常说,用木头劈柴大火做出来的饭菜味道好,起初我并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知道后来我离开家乡之后,我才慢慢明白其中的原因。然而,如今电磁炉、液化气都代替了劈柴烧火做饭的方式,用电用气方便环保,但是做出来的饭菜,总是没有儿时用劈柴烧大火做出来的饭菜好吃。饭菜香与柴香混在一起,那才是真实的人间烟火味儿啊!

如今,老家的灶台还在,只是炉膛里再也没有生过火了,如今又闻柴香,也只能是在梦里。

老家、灶台、柴香、炊烟、母亲……都成为一个个经典的画面,定格在我的记忆里,让我时时地想起,让我时时地回味,将我时时地温暖,其中的柴香,将会芳香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