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哲理散文 > 道歉的力量

道歉的力量

作者: 张勇2018年01月29日来源: 潮州日报哲理散文

道歉有用吗?当年一部热播电视剧中有句经典台词:“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来干吗?”后来这句话成了不少人的口头禅,简直奉为圭臬。那么,道歉真的无用吗?对此,我并不赞同,很多时候道歉的作用要比警察大得多。

道歉化解危机的必修课。一句道歉,不仅能够消除误会,还可化干戈为玉帛。国学大师熊十力曾与湖北同乡废名同在北大教课。一天,两人因为一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后来竟扭打起来。熊十力指着废名说:“你错了,我的道理对。”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熊十力就找到废名说:“昨夜我回去想过之后,还是你的道理对。”说罢,两人哈哈大笑。熊十力为人自负,且脾气暴躁,性急如火,但他一旦知道自己错了,立刻就能放下架子主动道歉,不失大师风范。熊十力的学生李渊庭回忆,1945年,他到熊十力的房间,看见老师正在写的书稿中引王船山的话,不符合人家的原意,有点生搬硬套。李渊庭告诉熊十力再看看人家讲这句话的上下文,并把自己的理解讲了出来,没想到,熊十力当场就火了!大骂李王八蛋。李无奈,便告辞回家,结果熊十力追到家里,接着骂他:“王八蛋!难道是我错了?”李说:“我只是请先生再仔细看看您引的那段话的上下文,您就会明白的,您讲得不符合原意!”李的话音未落,熊十力举拳打向李的左肩,李不躲避,说:“您打我我也是这么说。”熊十力气愤地走了,李的三个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但是第二天一大早,熊十力又来到李家,笑着说:“渊庭,你对了,我错了!我晚上拿出书来仔细看了上下文,是你说的那意思。哈哈,冤枉你了!”接着,他摸摸三个孩子的头说:“熊爷爷吓着你们了!”说完,就转身笑着离开了。正是因为这种自省与道歉,成就了一代国学大师熊十力。

宋代大儒程颐与“布衣宰相”范纯仁素有交往。一天,程颐去拜访刚刚卸任的范纯仁,谈起往事,范纯仁显得十分怀恋自己当宰相的时光。程颐不以为然,直言不讳道:“当年你有很多事情都处理得不妥,难道不觉得惭愧吗?”范纯仁不知程颐所指何事。程颐解释说:“在你任相的第二年,苏州一带发生暴民抢粮事件,你本应在皇上面前据理直言,可你却什么也没说,导致许多无辜百姓受惩罚。”范纯仁连忙低头道歉:“是啊,当初真该替百姓说话!”程颐接着说:“在你任相第三年,吴中发生天灾,百姓以草根树皮充饥。地方官员报告多次,你却置之不理。”范纯仁愧疚无比:“这的确是我失职!”此后,程颐又指出了范纯仁的许多过失,范纯仁都一一认错。事隔多日,皇帝召见程颐问政,程颐畅谈了一番治国安邦之策,皇帝听后赞叹不已,感慨地说:“你大有当年范纯仁的风范啊!”程颐不甘心将自己与范纯仁相提并论,忍不住问:“难道范纯仁也曾向皇上进言过?”皇帝命人抬来一个箱子,指着说:“里面全是范相当年进言的奏折。”程颐似信非信地打开那些奏折,这才发现自己前些天所指责范纯仁的事情,其实他早就进言过,只是因某些原因没有得到很好的实施罢了。程颐红了脸,第二天专程登门道歉。范纯仁哈哈大笑:“不知者无罪,您不必这样。”面对别人莫须有的责备,与其抬头辩解,不如低头认错。谦卑地认错,往往比桀骜地辩解更有力量。

道歉,关键的一点是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历史上有名的“将相和”,赵国名相蔺相如能够“相忍为国”,固然赢得后人尊敬;但廉颇勇于认错,登门“负荆请罪”,同样流芳千古。历代“下诏罪己”的帝王,反而更增贤名;所以,“认错”不但不会失去自己的身份,反而能赢得更多的尊重。1970年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下跪认罪,有评论指出,“跪下去的是勃兰特,站起来的是德意志民族”。德国的深刻反省,赢得了欧洲及世界人民的谅解。

道歉是所有人类交流中优雅和深刻的体现,道歉会让你我成为更好的人。1957年反右运动中,青年作家刘绍棠被打成右派,许多文化界人士纷纷发表文章对刘绍棠进行批判,其中就包括著名文学家茅盾先生,茅盾在文章中这样写道:“刘绍棠一方面无知得很,一方面狂妄得很。这种不老实、不踏实的作风,都不是一个青年作者应有的。一个青年犯了这种毛病,一定要毁灭自己!开这样的批判会,是指出他的病根来,挽救他。刘绍棠的堕落过程,让我们注意到培养青年作家的一些问题。”1979年,茅盾先生在出版文集时,将批判刘绍棠的文章也收入到了文集中。但时隔不久,刘绍棠的问题就得到了“改正”,为此,茅盾先生托专人向刘绍棠表达了歉意,以后文集再版时,茅盾先生抽掉了批判刘绍棠的文章。

道歉,绝不是为了解脱。道歉,是拒绝遗忘,也是与谬误决裂,更是价值观的改造升级。很多时候,那些来自内心深处的真诚道歉,非但无损于当事人的形象、人格,反而会让人对其肃然起敬,刮目相看,具有强大的精神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