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精美散文 > 秋色老梧桐

秋色老梧桐

作者: 游黄河2018年01月23日来源: 潮州日报精美散文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一阵风吹来,颇觉几丝寒意,忽然就想到秋天了,这秋风里似乎有一枚针,冷冷地刺进人的骨髓里,抬头看看天空,那么高远的蓝天,有几只鸟如小黑点,慢慢地移动开去。一两片落叶飘零下来,忽然就想到了李白的一句诗: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高而挺拔的梧桐,在家乡的路边上,随处可见。记得有一阵子,村子里的人都栽种梧桐树。有的还在田里地里也栽上了梧桐。那时候刚刚栽下去的梧桐还很小,那么羸弱,风一吹,小树苗左右摇摆,好像要被连根拔起,小树苗上的几片叶子,黄黄地挂在小枝桠上,有的被风一吹,就落了下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梧桐树就长高了。树上的叶子不是很多,可是却那样灵动,只要有风,那些叶子就沙沙地响着,也不知道是叶子跟叶子摩擦发出来的声音还是与风应和着发出的声音。站在梧桐树下,你能听到千军万马奔腾的声音,还有整个梧桐树微微颤抖的声音。

梧桐是最能感受秋的,一叶知秋,大概说的就是梧桐树吧。秋还未到,梧桐叶子就有了半黄的颜色,特别是夕阳下,梧桐的叶子更显得那样凋零和沧桑,一层金色抹在叶子上,叶脉好像根根金色的丝线,呈现出七彩的光芒。

梧桐在路边,山边,田边,地边,甚至在破屋中穿了出来,开始的时候,你根本不会想到它会长得的高,等到你回过神来的时候,它已经高过了屋顶,你站在小阁楼上,昂起头来,看着笔挺的树干,你才觉得伟岸这个词的意思,得到了最好的阐释。最好在高高的树顶上,有一个鸟窝,就好像树上结的一个果实,挂在树的枝桠上,树叶是它的帽子,树枝桠是它的架子,它好像是安在那里的一个鸟蛋,等到有小鸟出世,树上就热闹开了,好多的树枝上,都站着小鸟,啁啾地发出清澈的叫声。

“睡起秋色无觅处,满阶梧桐月明中。”读到刘翰的诗,就想到了家乡的小院子。院子里有两棵梧桐,一棵高大,一棵矮小。秋还未到,整个小院里都是梧桐的叶子,特别是在明月朗照的夜晚,三三两两班驳的树影在墙上摇曳,有的时候,一枚带着小柄的叶,上上下下起伏着,撞击到墙上,轻微的一声,该是秋至之声吧。

最是晏几道的《清平乐》里有一句:卧听疏雨梧桐,雨馀淡月朦胧。多么有闲情啊,我们可以想像,诗人卧在小屋子里的床上,却能听到窗外的雨打梧桐的声音,一定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熟悉,就好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老朋友来了,先站在屋外跟你说着话,是那么的委婉,那样的亲切,又是那样的熟悉。那稀疏的雨,一点一点地落在梧桐的叶子上,宛如一曲清音,却那么富有深意。雨过之后,月出半空,连梧桐的影子都从窗子里进来了,那种朦胧而又清丽的光线,让人产生梦幻般的惆怅。

我不知道古代那些诗人词人,怎么一到秋就想到了梧桐,大概是那时候梧桐栽种之广吧。我最喜欢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个句子,一点一滴的不知道是雨还是李清照的泪水,我总觉得不如雨打芭蕉来得爽快。

总是在黄昏,或者是在暮年,才想起梧桐。在早年李清照的诗里,很难寻觅到梧桐的影子,就是作为阶下囚的李煜,想到自己的处境,竟然用了一个锁字。是自己被情锁住,还是被国锁住,真有点说不清楚。只是一句“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就道出了千万的愁丝。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愁,怎么就藏在梧桐里呢?

在异乡,见到梧桐,却没有了那种老熟人的感觉。只是觉得它就是一种树,一种极其普通的树,它偶尔有一片叶子落下来,落在我的身上,却好像在说,你难道不知道我吗。我捏起那叶子,看了看,忽然,我就看到了那一脉脉的青痕,在略带黄黄的叶掌里,微微地凸起,我发现那好像是家乡地图上的标记,“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是啊,在我的心里,一直有一片叶子,那秋雨滴在上面,好像是呼喊着我,趁着年轻,去看看故乡吧,看看故乡路边上的梧桐,那是人生里的一种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