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心情散文 > 我心素已闲

我心素已闲

作者: 许冬林2018年01月16日来源: 潮州日报心情散文

喜欢早晨步行去上班,一路赏览晨景。

下一道缓坡,穿过河心的长堤,再上一片缓坡,一路迤逦。

草坡上的露珠,一粒粒像婴儿,慵懒又透明,卧睡在苜蓿草的黄色小花蕊里,晨风里翻滚。也有胆大的小露珠,高高悬在青草的叶尖上,欲堕不堕。每次路过草坡,总忍不住想赤了脚伸进去,裸泳一般,让一双脚游弋在露水的凉气里。

柳堤两边,湖水泱泱,几与岸平。垂柳的影子掺着朝霞的红光,颤颤浮动在波光云影之间。天、地、柳、水,一切都澄净空明,在清晨,在悠悠的时间里。我行走在这样的晨气里,觉得自己仿佛是琥珀里的一只蝴蝶,如醒如寐,千年万年。

春暮的时候,草坡上的槐花一边盛开一边零落,如笑如泣,在石阶边迎候我的到来。我行走在那漫漫白花下,心思温柔静谧,像被海水抚摸过后的沙滩,平远无垠,只待一个人来落下脚印。

我还喜欢在清晨路遇这样一些人:

马路边卖西瓜的瓜农,皮肤黝黑,乡音浓浓。他们依在蓝色电动三轮车边,车里睡着大肚滚圆的西瓜,瓜叶藤蔓间青色的西瓜肚皮翻涌。他们用老式杆秤给人称西瓜,从来都把称梢高高翘起来——慷慨质朴的平民,也可当大气的王者来看。

也会遇到陪读的母亲和奶奶们,从乡下来的,习惯在水塘边洗衣服。如今进了城,依旧是老习惯,拎了衣服去护城河里洗,用棒槌狠命地槌。我路过她们,觉得她们把日子过得铿锵有声,巍巍庄严,不由心底起敬。

还会遇到上幼儿园的孩子。胖乎乎的小孩子,穿红着绿的,卵石路不走,故意走在草地上,像樱桃一般玲珑可爱。

每次走过长堤,踏上小桥的石阶,凭栏小伫,垂柳依依中,我恍惚以为自己是许仙家的白娘子。是从头再来的白娘子,转了世,来把这世俗人间低低地再爱一遍。

其实,想想自己,可不是已经转了世?

从前,是一味痴心妄想,打打杀杀,对生活怀着百般不如意。如今,一颗心在水漫金山之后,少了峥嵘险峻,多了平阔清明。好像雷峰塔下坐禅思过之后的白娘子,心思闲静。

转了世,回了头,懂得欣赏寻常生活里那些琐碎的美好,那转瞬即逝处的婉转动人。

唐诗里有一句: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也是王维的句子,我喜欢它,悄悄抄在本子上。清川澹澹,天地静美。能把低处的小时光过得平阔悠然,能把自己的一颗心过得像溪水一样澹泊,是因为,我心已闲。

这样的闲,来得辗转。是大爱大恸之后,终于懂得舍了,懂得放手了,于是,闲了。不汲汲以求天边虚幻的云彩,知道了收手,知道了无为,于是,闲了。闲了,看川溪清澈,看南山悠然。

闲了,就像我这样,愿意把自己羽化在寻常的风景与烟火里,身内身外,俱是琉璃。低下姿态来,在一滴露水里,也看见了壮阔和永恒。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从前不屑的风物人事,如今已经懂得对之报以尊重和欣赏。懂得陪伴日渐衰老的父母,不吝言辞去夸奖父亲种的菜园……

还有那些小恋情,像黑暗料理不敢端出来示人,如今,都已沉淀过滤,成为清澄安宁的友情。一转身,都已忘了,那些盘根错节的过往。一转身,又再见他,风轻云淡岁月绵长,小恋情早升华成了渔樵问答。

咫尺之间,皆有风景。行走人世,也可以像一场春日踏青,在垄上,沐风而行,一行三两人。

流云在肩,清溪在侧,而我,我……心……已……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