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精美散文 > 听荷

听荷

作者: 谢祺相2017年11月01日来源: 郴州日报精美散文

听荷宜趁早,凌晨时最好。这时,鸟雀还没有醒,星星却昏昏欲睡,露珠在荷叶上摇。此时的荷是安静的,无声胜有声,我们理解荷叶与荷花之间的默契,可以想象整个荷塘都是安然入睡的莲藕宝宝和荷花仙子,不由得心情有些小激动。荷总有不同的生存状态,淤泥里的藕,水面上的圆叶,亭亭玉立的花朵,也许象征着天地人三重境界。莲藕躲在淤泥里,自然代表着大地,不停有养分被输送到茎和叶,去供养美丽而不妖娆的花朵,这自然类似于大地的本分。而水面上挨挨挤挤的荷叶,多像我们人类,聚集在一起生活,既抱团取暖,相互信任,又怀有提防之心,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人们需要相互帮助,但也不缺少相互拆台的背后小动作。而高出水面的荷花,就是到了天的境界,自不可与凡人同日而语。荷花不管是含苞待放,还是初绽笑脸,抑或是盛开怒放,甚至已到凋谢的后期,都给人不食人间烟火出尘脱俗的印象。荷花的芳姿不可用语言来形容,也无法用凡人的心思去揣摩,如果能懂得一二,也将受用终生。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早起,不同时间不同情形下听荷,自然会有不同的妙处、不同的感悟。月下去听荷,会听到月光如水的声音,那是一条永恒的时间长河,总在不急不缓地流动。有灵性的人还能听到河里的波涛,听到鱼虾在时光里游动,听到水草拔节生长,听到舒缓的桨声。月下听荷,凡心重的人,会听到月下老人故作深沉的笑声,会听到俗世男女渴望爱情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嗟叹。也许,所谓的爱情对荷花来说不值一提,那些犹如登徒浪子的小小蜻蜓,要多浮夸有多浮夸,怎么还能爱得起来?月下听荷,重情重义的人会听到朋友间的交谈,听到亲人间的鼓励,听到恋人间的思念,听到爱人间的长久守候。月光是一张薄薄的唱片,不仅记录岁月的老歌,人间的细语,还能听到荷花与月光的清谈。

如果在雨中听荷,能够听到慈悲的声音。荷叶天生怜悯,总想接住所有滴落的雨点,可雨滴并不领情,滚来滚去还是滚落到池水里,那才是它该去的地方,才是它的归宿。不得不说,世间有太多的误会,有的会冰释前嫌,有的会遗憾终身。雨点和荷叶的战斗听着非常激烈,但也仅是一厢情愿,荷叶用无与伦比的包容心来对待从天而降的雨,这着实令很多小肚鸡肠的人汗颜。可在雨中,打着一把伞,听雨点痛击荷叶,有人还能听得快乐听出心中的高潮,这不得不说是心灵的悲哀。我们不要求每个人都有荷叶对待雨滴的慈悲,但也不能有恩将仇报的歹毒。

听荷的方式千万种,但都只是一个契机,很多人不会刻意那么做。荷的声音在心里,炎炎夏日,有微风轻拂荷塘,你会不会突然听到荷的禅音?为之震颤,突然顿悟,也不枉荷的一片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