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精美散文 > 时间无计

时间无计

作者: 赤道蚂蚁2017年10月16日来源: 南阳日报精美散文

比起黄昏,清晨的海岸或许更具想象力。我时常望着愈发空旷的长天,去怀念记忆中的那片海。成长,就像慢腾腾的敲门声,一下下、一声声,竟神话般剥开了一截人生最坚硬的外壳。尔后,裸露出来的,尽是被包裹多时的凌乱光阴。

人慢慢老下去的唯一标识,就是挂在心门上的各种怀念。矫情或是做作,由不得人再去克制,当时间走得越来越急促,天光似乎也越来越长,这种矛盾像极了人心,你轻轻地掩饰着去缅怀的情绪,那些浓郁的过往,硬是挤撞着,就摧毁了你精心粉饰的堡垒。

成长的笑意,堆在宽厚的额头上,一把藤椅,二张报纸,就熬过了整整一个下午。被风和日光渲染过的黄昏,仅依靠一轮残阳,就逐个儿交代了一整天的行踪。想起曾经故作深沉地在博客里抒情,再想起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像个专家那样解析自己的历史,确切说,装蒜的过往里,谁都无法阻止去后悔某件事情,撇下尴尬后,唯有静静坐在夕阳下的藤椅上打着盹儿,任时间匆忙远去,再蹦跶着吵闹。因为时光,始终与现在的自己走不散,与历史上那个他也撇不清干系。无论如何,都还要继续等待星辰升起来。

这些年来,走过那么多不同的路,回头看看,所有的经历,就像是出演了一场场被人安排的戏目。凌乱、嘈杂,而又惊心动魄。

沉寂,是一种恩赐,它足以证明出一个人的胆识和荣耀。从吃的东西,到听的歌谣,一些感觉越来越清淡,对待人情世故也越来越宽容。自从学会了忍让,再也没有对谁发过脾气。安安静静地朝前走着,慢慢就喂养出了一颗成熟的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害怕听到与病痛有关的事情,身体上的丝毫变化,都能惊动全身的每条神经,我若不安好,那么多的未来又该如何安放?除了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全家人的身体健康,平安是福气,健康自然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恩惠,相比很多年前,那些迫不及待想要逃离的日子,现在的我,更加希望多拿出些时间来陪伴家人,一盏温柔的灯光下,满心幸福和父母吃完一餐饭。远方与诗意,其实不如侧身方寸之间的安稳。

事业上,不尽人意的地方越来越多,年年低谷的窘相,时常就像一桶又一桶的冰水,从头顶一直浇到脚心,尽是濒临绝望的冰冷。想起不可预期的未来,那么多的意境,竟然就像浩渺苍穹中的半月,我找不到温暖的灯火,自然无法暖热冰原上的暗影。

成功,一如所有美好画面中的巍巍山河,那么多的曾经,漂泊在一树落叶上,果真就映衬出了沉默不语的自己。

想起现世安稳一类的名词,我竟然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做菜。所有结束的故事,不过是水盆里的洗菜水,涮洗下去的嘈杂,剩余的,便是可以食用的佳肴。我的过去,何尝不是这样呢?简单的香菇青菜、尖椒土豆丝、鲫鱼豆腐汤……类似种种,不都是唇齿间的一些感受么?我用心消受着自己的过去,回忆和缅怀,一个场景一个味道,我唯有于内心里,盛情接纳所有的喜悦和温暖。

时间无计,风雨是回溯那段兴风作浪的青春;记忆萍踪,不过是这些一马平川的薄夜语。

我的梦想,暂时还没有与背后的山河重叠在一起。我与它们的距离,隔着此刻璀璨的长夜,未来那里的征途,是我临睡前忘记关掉的灯。很多年后,我对自己说,那一年我藏在淮河的岸边,披一身的风雪,终于熬到了芳草葱葱。

这里是青春的半道,我的阵地上,卧着美美的长梦。乱雨来袭,这个凉薄长夜,群鱼犯混,一枪给你,一枪给他,震醒了大把大把的时间,这是我送给自己最丰盛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