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网 > 散文精选 > 伤感散文 > 忆父亲

忆父亲

作者: 许秀兰2017年06月28日来源: 郴州日报伤感散文

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一年多了,但我总记挂着他,每次一想到他,我就忍不住想流泪。

父亲年轻时吃过很多苦。父亲有七兄妹,他是老大,最小的姑姑比他小20岁。年少时,父亲聪明懂事,成绩优异,却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上完初中就被限制再升学,只得回家务农。10多岁开始,父亲就帮着爷爷养家糊口,去井下挖煤,去田里插秧收割,去广东做工。自己省吃俭用,帮着爷爷奶奶养活一大家子人。结婚后,为了不给爷爷添麻烦,父亲主动搬到破旧的老祖屋居住。在养活自己的小家的同时,他还总惦记着爷爷奶奶那一大家,心里唯独没有他自己。

父亲一直对我疼爱有加,从来没有骂过我,更没打过我。在我读初中了,还喊我“毛毛”。记得小时候,有次我和村里伙伴去扯猪草,天快黑了还没回家。父亲站在村里的水库旁,大声呼喊“毛毛,回家……”引得小伙伴们都嘲笑我,这么大了,还喊毛毛。回去后,我告诉父亲,以后不要这样叫我了,不然伙伴们又会笑我。父亲嘿嘿两声,却依然“我行我素”。或许,那时的父亲,拿不出更好的东西来表达他的爱,这样的称呼,是他对我最好的疼爱。如今,我再也听不到父亲呼唤我小名的声音了,也看不到父亲爱怜我的样子了。

父亲一辈子吃的苦,几天几夜都说不完。我参加工作时,父亲刚好50岁,家里已没有什么负担,他也可以享福了,但他还是那么辛苦地劳作,而且更加省吃俭用。他总是不愿花我们的钱,节约已成习惯的父亲对自己很“吝啬”,对我们却无比大方,家里的土鸡土蛋,总是我们的专享。

父亲的固执,加上我的粗心,使我对父亲的身体没有太在意。有一天,父亲说,胸口总觉得闷,出气不得。我便要他去医院检查,却被他一句“不会去”挡回来,之后我也就没再提了。父亲是担心花我的钱,而我却理解成不要紧。那时如果坚持,强行把父亲带到医院进行检查,这个原本问题不大的肺气肿,就不会折磨他十年,也不会恶化得这么快。多年后,父亲实在不舒服了,在我的连哄带骗中,才终于把他带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怎么早不来?其他指标都很好,就是肺部因职业关系造成感染。这病只能养,感冒一次,就会加重一次。那一刻,我特别后悔,为什么不早点带父亲去医院检查治疗啊!?如果早治疗,父亲或许还不会走啊!从那一刻至今,我一想起自己的疏忽就后悔极了。

父亲的离去,留给我深深的悲伤和怀念。多少个夜里,我总会梦见父亲,看见他那慈祥的面容!愿父亲在天国一切安好!